方六八

嗯…我是六八。严重拖稿🙃

【2018年绿谷出久总受第二天|欧出】十题①②

欧出十题,一天发两题。
出久已成年设定。
没了。

①暴雨  
  七月的雨总是来的如此出乎意料,不带一丁点预兆,只是短短的几秒钟就从零星的雨点跳跃成豆大的雨滴,划过湿热的空气不留一丝余地似的狠狠砸向地面,发出了沉闷的声响。
  绿谷出久伸出右手,冰凉的雨水顺着伤痕汇聚在手心,又沿着微微有些变形的手指滑落到指尖凝成一颗颗水珠落下,他出神的看着漫天的雨幕,思绪与地平线相接,雨幕模糊了视线。
  厚重的云层遮挡住了黄昏的斜阳,但还是有丝缕金色透过云层间的缝隙垂落而下,绿谷凝视着丝丝缕缕的如同丝线连成一片的金色光芒,脑海中无意识间浮现出了金发男人的身影。
  五年前那场与ALL FOR ONE的决斗,成了欧尔麦特的最后一战。
  从那之后,欧尔麦特就退出了英雄界,当时还难掩稚嫩的绿谷出久接替他成为了新的“和平的象征”。
  而如今,当初那个稚嫩的少年已经长大了,二十一岁的绿谷出久不仅长高了个子,他的性格也随之沉稳了不少,遇事冷静果断的处理风格让他在解决了几十起案件后就迅速博得了大众的信任。人们从一开始的质疑和不信任,慢慢的转化成为了正面情绪。
  英雄需要保护的是民众,而民众对绿谷出久的信任无疑减轻了不少他的压力。似乎一切的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但是绿谷出久清楚,这还不够。
  当他成为了职业英雄开始正面迎击敌人的猛攻后,他才无比清楚的认识到,有欧尔麦特在的时代,是多么的安全。
  他仿佛是众人的光芒,在黑暗中照亮了一方道路,同时也是一种对于黑暗势力的威慑。但是当昔日的光芒熄灭时,黑暗就会显得愈加肆意。黑暗一直都在,只是因为欧尔麦特的光太过耀眼才导致他们一直没什么动作而已。
  绿谷出久永远无法成为下一个欧尔麦特,他始终都是英雄DEKU,英雄DEKU,接替了欧尔麦特的火焰继续走下去,他将成为新的指路明灯。
  而欧尔麦特,无人可以替代。
  绿谷出久一直清楚这一点,他握起拳,感受到水流从指缝间流出。翠绿色的明亮眼眸之中,忧虑的阴霾暂且褪去。
  而身为欧尔麦特意志的传承者,他对欧尔麦特的感情,却是有些复杂而难言。
  欧尔麦特是大家的光,他宽广,无私,温暖照耀着每一个人。其中自然也包括绿谷出久。
  还一直记得最开始的时候,他对欧尔麦特的感情,是憧憬,是敬仰,是对偶像纯粹的崇拜和关心。他渴望成为那样的人。
  但是这种真挚的感情,随着和欧尔麦特接触的时间越来越长,在欧尔麦特蔚蓝色宛如大海般倒映着星光的眸子中悄悄变化着。
  不知何时,他开始察觉到了自己的心情。
         心脏之中逐渐被欧尔麦特所填满,他的笑容,声音,模样,性格,喜好等等全部铭刻在绿谷的脑海之中,做任何事时,会莫名其妙的突然想到欧尔麦特之类的。
  绿谷出久微微抿起了唇,他天生比较迟钝,不太了解情感之类的问题,但是每次随着欧尔麦特呼吸而跃动不已的心跳声却时时刻刻提醒着他。这种强烈的波动即使是情感再迟钝的人恐怕也无法忽略吧。
  他对欧尔麦特抱有某种不知名的情感。
  
  而心中有另外一个声音在无时无刻叫嚣着。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这种卑劣的感情,是不可能的。
  
  漫天的雨声在一瞬间压抑的有些苦涩。绿谷出久抬起腿,任由本来就有些潮湿的常服再一次被淋得湿透。他行走在冰凉的雨幕之中,柔软的绿色短发在被水浸透后呈现出无比卷曲的弧度,湿答答的衣服贴上了绿谷出久的皮肤,他眨着眼睛,就连睫毛上也挂满了水珠。
  直到他揉了揉被雨水浸润的眼睛,感受到了灼人的温度后才恍然发觉那是他的眼泪。
  “唉…?好奇怪…我并没有什么要哭的啊…?”
  “明明,一切都是那么幸福。”
  绿谷出久注视着在身旁匆忙跑过的年轻女性,她带着依恋的笑容不顾身上湿淋淋的扑进前方打着一把浅黄色雨伞的恋人怀中,那位男性脸上露出了带着几分无奈和宠溺的笑容,嘴唇一张一合,似乎在说着:“真拿你没办法啊…”
  明明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幸福。
  绿谷出久微微抖动着双肩,他茫然的揉动着蒙上一层水雾的翠绿色眸子,像是浸泡在水中的绿宝石一般的眼眸却是如此的美丽和让人心碎。
  “明明一切都是那么幸福…”
  可是,眼泪却止不住的在流。绿谷出久发出了小小的呜咽,他的身体微微发颤,在墙边半蹲下身,把变得一塌糊涂的脸埋进胳膊和膝盖围成的小小空间之中。
  各种甜言蜜语和情侣之间的打情骂俏不受控制的往绿谷出久耳朵里钻,绿谷出久捂住自己的耳朵,但是那些声音却并没有因此而消失,反而愈加放肆的往他心里冲击着。
  柔软而甜蜜的话语好似一把把锈钝的刀,一点一点扎刺着绿谷出久同样柔软的心脏,他用力的攥紧胸前的衣服,却无法阻止这沉闷的痛苦向意识蔓延。像是被人掐住脖子一般不能发声,心痛到无法呼吸,绿谷出久张开嘴,喉咙里挤出意义不明的低喃。
  他像是被抛到了地面之上的那条鱼,竭尽全力想要喘息却发现,自己连最简单的挥动鱼尾都做不到。
  
  明明一切都是那么的幸福,他们都被人温柔的守护着。
  那我呢?
  那我呢…?
  
  “绿谷少年…?”

  ②身高差/共同打伞

  “绿谷少年…?”

  熟悉的声音在绿谷出久身前响起,绿谷恍然从痛苦中挣脱出来,他抬起头,视线之中只剩下那人柔顺的金色刘海和蔚蓝色的眼眸。
  周围的声音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被压缩至最小直到难以辨别,绿谷出久怔愣着,呜咽声戛然而止。在抬起头的一瞬间,最后一颗泪珠悄然滚落下脸颊,只留下湿湿的痕迹和潮红的眼眶还在无声的倾诉着刚刚发生的事。
  欧尔麦特举着一把大大的漆黑色雨伞,上面点缀分布着大小不一的白色圆点,这是三个月前他和绿谷出久一起完成的杰作,而此时正挡在那瘦削的身体之上,遮住了哭号不止的雨点。也遮住了绿谷心中的苦涩,弥留下一点点酸涩在持续发酵。
  “…欧,欧尔麦特?…!!”
  绿谷连忙用湿透了的袖子擦拭着脸上的痕迹,希望能够在欧尔麦特发现前抹消掉一切脆弱的证据,英雄DEKU不可能脆弱,他是所有人的英雄,无论何时,只要你出现了危机,那么他就一定会带着温柔的微笑将你救赎。
  绿谷出久这样在心中告诫着自己,他努力勾起嘴角,抑制住了身体的颤抖展露出了大大的笑容,却不知道自己的伪装技术有多么差劲,微微发抖的嘴角和眼角抹不去的晕红,因笑容过大而眯起的眼睛中反射出的光芒都令欧尔麦特感到心疼。
  曾经身为第一职业英雄的他,哪怕已经退出了英雄界,哪怕失去了ONE FOR ALL的力量,他优秀的洞察力和敏锐的直觉依然存在。而眼前少年的伪装显然骗不过这位曾经最为出色的英雄。
  欧尔麦特抬起枯瘦的手,抹去绿谷出久眼角的湿润,动作是不同于以往的轻柔,他轻轻放低了声音。
  “虽然不知道你刚刚发生了什么,但是我家离这里不远,要去坐坐吗?一直这个样子可是会感冒的哦。”
  他的脸上挂起了无比温柔的表情,就连犀利坚硬的线条都因这表情而柔化下来。绿谷出久注视着欧尔麦特的表情,按住了躁动不已的心脏,似乎一切的不愉快都因这笑容而消逝,弥留下来的丝丝苦涩也在甜蜜中融化。他低下头遮住了微微发烫的脸颊,却在不经意间暴露出了他通红一片的耳垂。
  “…嗯…”
  还挺可爱的呢,自己的徒弟。
  欧尔麦特这样想着,眯起了眼睛。他刻意不去思考心脏不同以往的跳动频率,也许是因为他心里清楚知道两人的差距吧。一个是最近冉冉升起的超新星,一个是已经失去了力量的前英雄。
  其中的意味自然不用多说。
  欧尔麦特直起腰,绿谷出久小心翼翼的站在他的右手边,彼此之间相距二十五厘米,这是个十分安全的距离。他的视线越过绿谷出久低着的头和不经意露出的雪白后颈,注意到了他再一次被打湿的右肩。
  颇感无奈的勾了勾唇角,他的徒弟绿谷出久哪怕已经成年,身高也比以前增长了9cm,但是相比起欧尔麦特二米二的身高,还是显得过于矮小。他们两个站在一起时,绿谷出久的头顶才堪堪到达欧尔麦特的胸口。
  这也导致了除非绿谷出久主动抬起头,否则欧尔麦特就只能看见他的头顶和翘起的鼻尖,当然还有掩藏在厚重刘海下的卷曲的睫毛。
  欧尔麦特抬起手揉了揉绿谷出久的头顶,柔软的发丝湿答答的,但是也无法遮挡原本就绝佳的手感,绿谷出久身体微微一颤,欧尔麦特注意到了他的肌肉变得紧绷。
  欧尔麦特将手指穿插在发丝之间,有些粗糙的指腹摩擦着头皮带来的细微痒意让绿谷出久浑身战栗,他的耳根通红,声音细微到发颤。
  “欧,欧尔麦特…?!?”
  “离我近点,衣服被打湿了。”
  没等绿谷出久有所动作,欧尔麦特就主动向绿谷出久靠近了些,他的声音带着些无奈的笑意,让绿谷出久的心跳再一次不受控制起来。绿谷出久低着头,小步小步缩短着与欧尔麦特的距离,他看起来十分的谨慎,似乎在恐慌着什么。
  欧尔麦特垂下眼睑,他将停留在绿谷出久脑袋上的手抽下,趁出久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一把揽过他的肩膀,将他的身体紧紧靠在自己的身体旁。
  “这样才对嘛。”
  他的表情放松下来,似乎连眼角的纹路都被染上了细碎的笑意,绿谷出久看着欧尔麦特的笑容,不知为何说不出话来。
  心中充盈着的甜蜜而又酸涩的情感让他几乎无法思考,停留在肩膀上的温度明明不算很烫,却出乎意料的灼人,绿谷出久下意识同样露出了柔和而灿烂的笑容。
  欧尔麦特看见了绿谷出久眼中闪烁的光芒,愣了愣随即捂住嘴转过头去掩饰性的干咳了几声,不得不说这确实成功遮掩住了他脸上的淡淡红晕,因为绿谷出久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他的身体状况给吸走了。
  “欧尔麦特,您没事吧?!”
  绿谷出久靠的越近,欧尔麦特就不得不向后稍微退了几步,在视线交换之中,欧尔麦特看见了少年的眼中一时间只剩下纯粹的担忧和关心,他忽然觉得。
  这样似乎也不错…?
  “咳咳,我没事了,绿谷少年。”
  绿谷出久丝毫不掩饰眼中赤裸裸的担忧,在少年微皱着的眉头中,欧尔麦特读到了要好好解释一番,否则就过不去的讯息。
  在欧尔麦特僵着身子东扯扯西扯扯了一大堆看起来特别专业的医学名词,并且抬起胳膊用力显露出胳膊上薄薄的一层肌肉之后,绿谷出久才半信半疑的注视着欧尔麦特消瘦的脸颊,像是想要从中发现什么被欧尔麦特隐藏起来的证据。
  欧尔麦特动作有些僵硬的抬了抬胳膊,发现身前的大部分空间几乎都要被绿谷出久占据,他现在才察觉他们的身体几乎都要贴在一起,而绿谷浅粉色的嘴唇离自己的下巴只隔了不超过一厘米的间隔,温热的吐息打在嘴唇上,空气中带着异样的暧昧氛围。
  “那个,绿谷少年…”
  “嗯?”
  绿谷出久不明所以的抬起眼看向欧尔麦特近在咫尺的蔚蓝色眼睛,随即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太近了。
  面部血液流速一瞬间提升至最高,炽热的红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层盖过一层并且顺着脖颈向下蔓延,绿谷出久慌忙退后,逃离了被雨伞覆盖的安全地带。
  “那个抱歉是我大意了光顾着担心欧尔麦特您的身体没有注意到我们之间的距离给您添了麻烦真的很抱歉下次我一定会注意的请您务必要原谅我的莽撞真的非常抱歉…”
  少年因害羞而不自觉抬起胳膊挡住脸,头上隐隐冒出了白烟,哪怕隔着布料也无法降低他脸上的温度,口中无意识吐露出碎碎念。过于慌乱以至于连雨水的冰凉都没有察觉到。
  欧尔麦特摸了摸鼻子,他向前走了几步将伞举到他们两人头上。
  “我是没什么事,不过你要再是这样可真的要感冒了哦。”
  略微有些沙哑的嗓音带上了一丝告诫,绿谷放下手,恨不得把头低到胸口,他僵硬着身子抬起左脚和左手,然后又抬起右手和右脚,有些用力的踏进水坑溅起的水花沾湿了裤脚。
  一时不注意险些要摔倒,还好欧尔麦特一把抱住了绿谷出久前倾的腰才稳住他摇晃的身形。
  “小心点呀,绿谷少年。”
  “…是,是!”
  绿谷面色通红的挣脱开了欧尔麦特环住他的腰的手臂,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只煮熟了的虾子,噗噗噗的向外冒着热气。跳动频率过快的心脏就像他不受控制的大脑一般无意识运作起来。
  好久之后才在略微嘈杂的雨声之中归于平静。
  
  两人站在一起,欧尔麦特下意识把雨伞向下压了一点好照顾到绿谷出久的身高,一路无言,只有雨滴坠落在伞面上发出的彭彭的响声和周围路人的交谈声,绿谷出久低着头,虽然安静,但他却为这一点点的静谧时光而感到欣喜。
  雨伞和雨,你和我。
  相顾无言,却仿佛有无声的言语在流淌。
  
【2018年绿谷出久总受第三天|欧出】十题③④

评论(3)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