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六八

嗯…我是六八。严重拖稿🙃

【2018年绿谷出久总受第四天|欧出】十题⑤⑥

【2018年绿谷出久总受第三天|欧出】十题③④


  希望你们看的开心…

⑤初雪的谎言

  听说在初雪的时候,任何谎言都可以被原谅。

  绿谷出久抬起手,任由猩红的液体顺着指缝滴落在脸上,留下了滚烫的温度,鲜血染红了一小片白雪,他的指尖有些颤抖着抚上欧尔麦特消瘦的脸颊,在上面留下了一抹浓烈的痕迹。

  模糊的视线之中,他回想起这几个月的经历。

  以死柄木为首的黑暗联盟潜藏在阴影之下悄悄发展着势力,短短的三个月时间,他们就聚集了一批相对精良的力量,黑色的触须蔓延至城市的每一处阴暗角落,甚至连一些常年混迹在灰色区域的伪罪犯们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动。

  绿谷出久在月犯罪率开始呈梯状下滑时便发现了不对,欧尔麦特刚刚退出英雄界不久,按理来说这一段时间应该会有一个反扑的时期,但是现在犯罪率却在不断下降,这根本不正常。

  除非有什么更大的风暴要来临了。

  他一个又一个的打电话发短信,联系了他所认识的所有英雄,校园生活所积攒的人脉体现出了它的好处,基本只要和他相识的英雄,都赞同了他的想法并表示会帮忙。

  他们信任绿谷出久,英雄之间互相联系着,将消息扩散着。

  “那么,这几天烦请你们能够留意一下敌人的行动,一旦发现了什么异常请务必要告诉我,万分感谢。”

  

  他联系上了警局,虽然警局里的警察持怀疑态度,但看在他欧尔麦特的继承者的身份上也提供了不少的帮助,比如加强了全城的巡逻工作等等。

  英雄和警察们联系在了一起,针对着这场可能只是臆断的反扑作着计划。

  绿谷并没有选择公开发布这件事,因为害怕打草惊蛇,一切看起来和平常并没有什么两样,但是随着他收到的信息越来越多,一个更加庞大的阴谋逐渐露出了水面。

  将这些看起来细微的疑点收集统计之后,绿谷出久才意识到,这场反扑所涉及到的范围和人群远比他想象的要大的多。

  不仅仅是黑色范围。

  也不仅仅只是普普通通的反扑。

  等到他匆匆忙忙向警局和英雄们诉说完情况之后,敌联盟的攻击早已经正式开始了。

  突然的进攻发生在市中心的银行,就如同向一堆易燃易爆炸物里丢了一支燃烧的火柴一般瞬间掀起了爆炸般的效果。

  然后接二连三的一连串大小事件全挤在同一时间瞬间爆发,虽然英雄很快反应了过来,但是难免有人受伤。

  因爆炸而倒塌的楼房因为没有及时疏散人群而造成了更大的伤亡。擅长战斗的英雄与敌人战斗着,擅长救援的英雄参加着救援,没有人抱怨什么,没有任何人。在逝去的生命面前,没有任何人有资格去抱怨。

  敌联盟的势力远比他们想的要大的多,因为判断失误进而导致的,就是更大的伤亡数量。

  这是一场屠杀,赤裸裸而又血淋淋的针对平民的屠杀。

  短短的一个星期,像是病毒一般的黑色势力以飞快的速度笼罩了大半个城市。漆黑的浓雾之下,是倒塌破碎的建筑和哭喊的人民,到处都是红色黑色的混合物,血腥气息伴随着尸体的腐臭味令人作呕。

  “要是我能再早些推断出这点就好了…”

  “不,这不是你的错。”

  “这是我的罪。”

  绿谷出久感到了无比的愧疚,他将一切的错误全部怪罪在自己身上,他将这一切的一切都怪在自己身上,一遍又一遍的道歉。丽日说这些不是他的错,可是绿谷出久知道,如果他能更早一点发现的话,如果他能更早一点通知到大家的话。

  如果有如果的话。

  就不会有这么多的人失去生命,就不会有这么多的人的家庭分崩离析。

  所以,这是他的错。

  或许他的抉择拯救了一些人,但是他永远是背负了罪孽的负罪者。

  绿谷出久能够看到眼泪,鲜血,死亡,希望,这一切矛盾的事物此时一股脑混合成一团呈现在他的面前。

  灾难面前,人类的劣根性会彻底显露出来。

  人民在恐惧之中彻底放弃了平日里的面具,自私,求饶,背叛等等各种污黑汇成恶意的洪流成为了黑暗联盟最好的助力。

  “喂,英雄,你们看啊…你们用生命守护的人民,就是这么轻易的选择背叛了啊。”

  死柄木张狂肆意的大笑着,因过度愉悦而变得有些尖锐的嗓音和略微扭曲的表情,他的声音和面容通过各处的屏幕传遍了几乎每一个角落,冲击着人们的内心。

  

  仔细思考之下,英雄确实是一个几乎没有什么前途的职业。付出和回报似乎永远不成正比,还经常会因为各种各样荒诞的理由被唾骂。

  英雄为平民贡献生命,为社会奉出血肉,他们用自己的血和汗水换来了社会的勉强安定。但是愚蠢的平民却无法理解,他们感谢,他们唾弃,他们漠然,他们冷笑,他们祈求,他们颤抖。每一个人都是如此的冷漠,又是如此的脆弱和渺小。

  英雄也是人,他们也会受伤,也会哭泣,也会失败,因为人无完人。

  但是,英雄之所以是英雄,就是因为他们选择了英雄,并成为了英雄。

  他们选择了英雄,就失去了任性的权利。

  

  许许多多的职业英雄,不管他们的初衷是为了金钱,名声,虚荣,还是心中的信念,他们都在用自己的力量去救助,去守护着深陷黑暗的群众。

  他们承担了原本不属于自己的责任。

  单独一个英雄的力量也许渺小,但是当这些星星点点的微光汇聚在一起,所迸发出的光芒未必要比欧尔麦特的光芒逊色多少。

  

  “所以,来决一胜负吧,死柄木。”

  绿谷出久这样说着,碧绿色的眼眸之中闪烁着光芒,他绝对不能后退,因为他的背后还站着支持他的人们。为了还在求救的人们,他决不能输。

  电光亮起,他的身后光芒闪现。

  他,是一个英雄。

  

  鲜血和疼痛刺激着绿谷的神经,一拳又一拳,随着鲜血的流逝,视线愈加模糊,大脑由于缺氧而晕乎乎的,从指尖弥漫上心头的冷意让绿谷感到战栗。

  皮肤碎块因为惯性在空中飘飞了几秒随即掉落在地上,混合尘土和石砾染出一小片鲜红,灼烧一般火辣辣的疼痛撕扯着他紧绷的神经。

  绿谷出久眨了眨眼睛,意识在身体又一次重重撞上地面后濒临破碎。

  对面的死柄木也好不到哪去,右小臂骨折,腹部被出久狠狠重击了不止一下,全身上下几乎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

  绿谷出久微微喘息着,他半躺在已经被粉碎成为细小的石块的“建筑”上,身下溢出鲜红,他抬眼盯着死柄木。瞳孔逐渐放大。

  要输了吗?

  要失败了吗?

  不知为何,模糊的视线里浮现出了金发的身影,涣散的瞳孔渐渐凝聚在一起,脑海中似乎听到了熟悉的话语。

  '我来了。'

  绿谷出久缓缓握起拳,用布满了伤痕的右臂支起身体,失去了皮肤保护的手臂赤裸裸接触到尘土,而他现在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去考虑什么感染问题了。鲜血顺着额头滑下,出久眨动着变得湿润的眼睛,视线变得愈发模糊了。干涩的喉咙里挤出了沙哑的低吟。

  “绝对…不能输…!”

  绝对不能输。

  

  

  “所以说…别哭了…”

  绿谷出久摩挲着欧尔麦特的脸颊,拭去了晶莹的泪珠,蔚蓝色的眼眸里荡漾着的水波让绿谷出久感觉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攥住了一般疼痛,仿佛身体的疼痛也被这疼痛所掩盖。他不自觉微微皱起眉头,混合了鲜血后的泪滴在眼角留下淡红色的痕迹。

  好痛

  天空中飘起了雪花,纷纷扬扬下的很快,不一会便在地面上铺上了一层白霜,绿谷出久的视线被漫天的白雪所模糊,他眨了眨眼睛,沙哑的少年音微微有些哭腔。

  “都说了别哭了…这样的话,我也会很难受的啊…”

  好痛

  欧尔麦特用力按压住绿谷出久腹部破碎不堪的皮肉,滚烫的鲜血在寒冷的空气中成为了短暂的热源,灼烧着他的心。

  他终于意识到了,在真正的灾难面前。那些阻碍,那些他脑内阻止自己的“阻碍”,根本什么都算不上。

  他只想要绿谷少年好好活下去。

  好好的,一直活下去。

  

  欧尔麦特的声音有些发颤,一如他的意识。

  “别说了,医生,医生很快就赶过来了…”

  听说初雪的时候,任何谎言都会被原谅。

  “欧尔麦特…”

  绿谷出久注视着他的眼眸,金色的发丝随着风晃动着,他想起母亲看的电视剧里的台词。

  '听说初雪的时候,任何谎言都会被原谅。'

  

  “欧尔麦特…我,喜欢你…”

  

  可是,我不想骗你啊。

  泪水和鲜血顺着面颊滑落。

  翠绿色的光芒,熄灭了。

  

  

  ⑥表白

  医院里的空气总是带着一股消毒水的味道,不算刺鼻但是却没由来的让人难受,绿谷出久半坐躺在病床上,胳膊和腹部之上,厚厚的绷带甚至缠绕到了指尖。

  治愈女郎虽然已经对绿谷出久进行了治疗,但是由于伤势过重只好让他再自行恢复一段时间。

  他用不算太灵敏的左手按动着手机上的键盘,看着欧尔麦特对他的关心话语,无意识间勾起了嘴角,眼神之中溢满了温柔。

  “…呐呐呐,你们快看…!英雄DEKU笑了唉!超温柔超级可爱哇!!!”

  门外的护士小声招呼着同伴,顺便掏出了手机静音关闪光灯咔嚓咔嚓拍照动作一气呵成,等到绿谷出久察觉到并且抬起头看向门外的时候,手机储存里早已经拍了不下几百张照片了。

  护士推开半掩的门,手上抱着病人们的资料。

  “咳咳,绿谷先生,八木俊典先生说要见您。”

  绿谷出久有些惊讶于欧尔麦特的迅速,刚刚才看到他说要过来,现在就已经有人来传话了。绿谷随即点了点头微微眯起眼睛对护士笑道,他放柔了语气。

  “那麻烦你帮我告诉他,可以进来。谢谢。”

  护士表面上平静的点了点头表示愿意,实际上心里已经螺旋爆炸飞速升天。她之前曾被DEKU救过一次,一直到现在她还记得他向她伸出手的一瞬间的笑颜和温柔的声音。

  '我来了,不用害怕哦,我会救你出去的。'

  阳光从他的背后照射过来,微微带着些尘土的面颊上还带着稚嫩的雀斑,看起来纯真柔软仿佛还是少年一般的面容,在遇到危险后紧抿的唇角和注意到她颤抖身躯后一瞬间变得温柔的脸庞,都让她感觉自己遇到了天使。

  护士抱着手中的病历表,脚步有些轻飘飘的走出了病房,心情也轻飘飘的,仿佛浑身的疲惫都被冲刷走了一样,只剩下暖洋洋的幸福在心中流淌。

  妈妈,他果然是个天使…!!!

  

  在护士走之后不久,欧尔麦特就叩响了病房的门,绿谷出久将视线集中在门外,欧尔麦特高大的身躯被门挡住了大半,只能看到微微有些凌乱的白衬衫。

  在绿谷出久表示可以进来之后,欧尔麦特有些紧张的打开了门,少年穿着病号服的身影映入眼帘,难掩有些苍白的脖颈皮肤上甚至可以隐隐看到掩藏于皮肤之下的青色血管。温柔的笑容却让欧尔麦特有些心疼,同时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美感。

  他握紧了手中的花束,走到了绿谷出久身边。

  “绿谷少年…”

  男人低沉的嗓音微微有些沙哑,他将纯白色马蹄莲放在床头柜上,绿谷出久看着欧尔麦特瘦削的脸颊,等待着他的话语。欧尔麦特抿了抿干涩的嘴唇,眼神在闪烁几次之后变得坚定起来。

  “那个…送医院之前你对我说的…”

  “…唉?”

  绿谷出久有些不解的歪了歪头。当时的自己因为失血过多意识濒临沉睡,具体说了什么已经记不清了,如果不是欧尔麦特主动提起,他可能都不会去想当时发生了什么。绿谷看着欧尔麦特透着淡淡的粉红的脸颊,脑中回想着自己当时模糊不清的记忆。

  初雪……谎言…原谅…

  ……喜欢…

  绿谷有些愣住了,他眨了眨眼睛不敢相信又重新回想了一遍。

  听说初雪的时候,说什么谎言都可以被原谅。

  '欧尔麦特…我,喜欢你…'

  记忆变得清晰起来,绿谷的脸上瞬间被如血般的赤红浸透,绿色的发丝之下冒出白烟,他的意识里面一片混乱,脑海中只留下表白,表白,表白之类的话语。

  我向欧尔麦特表白了…?!!!

  他动作僵硬的抬起头,看向显得有些羞涩模样的欧尔麦特,感觉眼前一阵眩晕,大脑熟透之后丧失了最基本的思考能力。绿谷出久张了张嘴,却几乎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呃…我…那个…呃……”

  欧尔麦特轻咳了两声,试图唤回绿谷因为过度惊吓而漂浮的意识。

  “咳咳…在那之后我认真想了。”

  绿谷出久看着欧尔麦特变得认真起来的面容,不知为何自己也紧张了起来,他微微攥紧了洁白的床单,手背上传来了针尖在皮肉之下轻微移动的感觉,不痛,但是他不敢再动了。

  “之前的我,一直被各种各样自己制造的阻碍困扰着,不敢去直面自己的感情。”

  “但是看到你几乎浑身是血躺在我怀里时,身上还带着那么严重的伤。我忽然感觉很恨。”

  “是的,恨。恨我的无力,恨我的怯懦,恨我的犹豫,我不敢去想如果你死了该怎么办,那种感觉就像是心脏被狠狠贯穿一般,我忍不住去想,如果我还有力量的话如果我更强一点,也许…也许就不会…”

  金色的眉头皱起来,眉眼之中充斥着懊悔。欧尔麦特的声音低沉下来,绿谷有些不知所措的抬起手摆动着,却在不经意间扯到了插在手背上的针管,细微的刺痛并未给他什么影响。

  “不不这不是欧尔麦特的错…不用怪自己的!”

  “你的手…!”

  “没,没事的…!”

  绿谷出久随意的看了一眼溢出了几颗小血珠的手背,扯出笑容想要证明自己没事,此时重要的事根本就不是自己的手。他甚至摆了摆手以示自己的无碍,欧尔麦特皱起眉。

  下一秒手就被轻柔的捧了起来,血珠被拭去,欧尔麦特并没有问什么疼不疼之类的问题,但他眉眼之中确实饱含了心疼和丝丝责怪。

  “下次不能这样了。”

  绿谷出久呆愣的看着欧尔麦特泛起了涟漪的眼眸,心跳声如同擂鼓般扑通扑通在耳边是如此明显,指尖与皮肤相触带来的温润触感让他几乎要停止呼吸。

  脸颊染上了红晕,似乎有什么要从心中踊跃而出。绿谷眨了眨眼睛,大脑因为欧尔麦特的动作而有些晕眩,与此同时传来的无力感都让他无法去思考太多。

  以至于他忽略掉了欧尔麦特不同于以往的疲惫模样。

  “…绿谷少年,我已经不年轻了。很可能陪不了你几年…”

  “…请别这么说。欧尔麦特…”

  气氛陡然被染上了一丝丝的悲凉,想要说出诸如“欧尔麦特会一直活下去的…!”的话语,但是深知欧尔麦特身体状况的绿谷说不出口。

  话语滑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卡在心里不上不下。

  “这是事实。“

  “而且我是你的师傅,你是我的学生。”

  “…我知道。”

  “我已经不怎么能保护你了,你会很危险。”

  “英雄本来就很危险。而且我变强了,我可以保护欧尔麦特…!”

  绿谷出久勾起唇角,笑容温柔而又坚定。

  “……还有…”

  “那又如何呢?”

  没等欧尔麦特继续开口,绿谷就先一步张开了嘴。

  “我爱你。”

  “这份感情无关乎身份,危险,年龄,性别。我想和你在一起,哪怕只是陪伴也好,我想要陪你一辈子。”

  “如果我死了呢?”

  绿谷沉默了片刻,他微微低着头,声音缓慢柔和但是却十分坚定。

  “…我是个英雄。”

  欧尔麦特稍稍轻启嘴唇,喉头却哽住了。

  

  “我爱你,欧尔麦特。”

  

  “…我也是。”

关于那句

“…我是个英雄。”

我想表达的意思是,绿谷并不会因为欧尔麦特的死亡而崩溃啊之类的,他是个英雄,意志力本就比普通人更为坚定,他是个真正坚强温柔的孩子,也就是说“我会好好活下去。”

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评论(3)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