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六八

嗯…我是六八。严重拖稿🙃

【2018年绿谷出久总受第三天|欧出】十题③④

【2018年绿谷出久总受第二天|欧出】十题①②

  剧情可以接①②…|・ω・`)

③洗澡/大号衣服

  回到欧尔麦特的家时,已经接近于晚上十点了。

  欧尔麦特一边将雨伞收起来放在一旁的雨伞架上,一边从鞋柜里拿出来一双拖鞋摆到了绿谷出久的脚下,绿谷有些慌张的脱下了脚上被雨水浸透了的红色运动鞋。

  欧尔麦特注意到了这双红色的鞋子。

  “你还在穿啊,好像第一次见到你穿的就是这双鞋呢。”

  “不,不是同一双了,因为脚长大了所以妈妈又送给了我一双同样款式的鞋子。”

  “这样啊…”

  气氛略微有几分尴尬,绿谷出久套上那双有些大的拖鞋,他缩了缩脚趾,拖鞋的上面有着廉价的标识。

  “因为平常家里不怎么来人,所以也就没准备什么待客用的拖鞋。不过你放心,平时我不穿这双拖鞋的哦。”

  欧尔麦特转过头对他笑了笑解释道,绿谷出久睁大了眼睛看着欧尔麦特的笑容,连忙摆了摆手“不不不我很喜欢!”

  “说起来你的衣服都湿透了吧,要不要洗个澡?不然很容易感冒哦。”

  少年抬起手本来想拒绝,但是看了看自己身上湿答答贴在皮肤上的衣服,还有哪怕因为浸透了水贴在头皮还是卷曲着的头发,默默的点了点头。

  “那就麻烦您了。”

  

  绿谷出久干脆利落的脱掉了身上的衣物,因为刚刚的长时间淋雨,就连内裤都湿掉了,湿答答的紧贴着皮肤很不舒服。他看着浴室里陌生的布局,不知为何有些紧张。

  欧尔麦特平时,就是在这里洗澡的吗?

  这样想着,脑海中不自觉开始幻想起了欧尔麦特的模样,绿谷出久的脸再一次红透了,心跳不受控制的加速,他用力拍了拍通红一片的脸颊,懊恼的蜷缩成一团。

  “…我是个变态吗…?!这种想法真的,太差劲了…”

  为了清空杂乱的思绪,他打开花洒,冰凉的水浇在同样冰冷的身躯之上,几秒之后才逐渐回暖。绿谷出久被冷水激的浑身一颤,水珠顺着身体滑落,接连的水线勾勒出了少年美好而又健壮的身躯,他的皮肤并不是那种柔嫩的白皙,在艰苦的锻炼和英雄生活中被太阳和汗水染上了小麦般的黄色,配合着一道道看起来有些狰狞的伤疤,却显得格外健美。

  水珠沿着腹肌和人鱼线滚落而下,微微隆起的胸肌和肱二头肌无不招示着这具身体的爆发力。紧实的腿部肌肉永远保持着紧绷,这是他在英雄生活中养成的习惯,无论何时都不要放松下来,随时随地准备对应事件的发生。

  绿谷出久揉了揉被热水浸透的发丝,头皮上仿佛还残留着欧尔麦特手指的触感,不知是热气熏的还是别的什么原因,绿谷的皮肤被熏染上了浅浅的粉红。

  他伸出手拿起了放在一旁架子上的洗发膏,随意的按压了一下后将薄荷味的膏状物糊在头发上,在重复揉搓了一百来次后用热水冲掉了头上的泡沫。

  伸出手捧起一捧热水浇在脸上,浴室里因热气而覆盖上了一层水蒸气的镜子里模模糊糊的映出了他的身影。抬起右手,那上面布满了伤痕。绿谷微微勾起唇角,伤口现在已经不痛了。

  但是留下来的痕迹将会永远提醒着他冲动行事的代价。

  

  欧尔麦特在厨房中拿起了调料,正当他打算往菜里加盐的时候,浴室里传来了呼唤的声音。

  “欧,欧尔麦特…?”

  “绿谷少年,怎么了?有什么事么?”

  “那个…衣服…”

  出久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紧张,明亮润泽的少年音因为热水的蒸汽而显得有几分模糊,欧尔麦特挠了挠头,先关上了正在烧着菜的火,他转身走向卧室。

  “先穿我的可以吗?”

  “可,可以的。还有内裤也…”

  绿谷出久将脸埋进了手心,灼热的温度灼烧着他的手掌,浴室里因为关掉花洒一段时间已经有些冷了,而绿谷出久却觉得浑身上下都像是被烧着了一般滚烫。

  欧尔麦特从门缝里将手塞进去把衣服递给了尴尬的无地自容的绿谷出久,在绿谷接过衣服的瞬间不小心蹭过了少年的指尖,柔软而湿润的触感令他几乎瞬间就抽回了手。

  “那个…谢谢你,欧尔麦特。”

  “没事,另外,内裤是我能找到的最小号的了。”

  欧尔麦特收回手,脸颊有点发热。

  “嗯…谢谢……”

  

  哪怕是最小号的内裤,穿在绿谷出久身上还是难免有些松松垮垮的,不过勉强还是能够适应的,绿谷出久穿着衬衫,将纽扣扣到了最上方,但还是露出了脖颈往下的大片皮肤。

  45cm的身高差,令欧尔麦特穿着正好的衣服,套在绿谷出久的身上就直接拖到了大约大腿一半靠下的位置。绿谷出久看了看手中十分宽松的裤子,在穿了三四次都因为腰部过大而自动滑落之后,思考再三决定还是不穿了。

  他打开了浴室门,门外温度骤然下降的冷风吹拂过还残留着水珠的皮肤,让他打了个激灵,绿谷出久有些哆哆嗦嗦的抱着裤子走向了柔软的沙发,途中看到了正从厨房里走出来的端着两盘菜的欧尔麦特。

  “欧尔麦特?那个裤子太大了所以我就没穿…”

  欧尔麦特注视着眼前的少年,有些过大的衬衫根本无法遮掩住少年的身形,精致细腻的锁骨在衬衫领下若隐若现,细瘦的腰肢,因为袖子过长所以扁了起来而露出的布满伤痕的手臂。

  被浴室热气蒸的透着淡淡的粉红的皮肤上还残留着水珠,顺着修长的脖颈滑落进衬衫之下的区域。笔直的腿并拢在一起,两腿之间因为常年锻炼的肌肉几乎没有什么缝隙,只有在大腿根处透过衬衫才能看到黑色宽松内裤之中潜藏的一点点窄缝。

  整个人看起来乖巧又出乎意料的色情。

  绿谷出久有些紧张的攥着衬衫的边缘,脸颊在欧尔麦特的注视下染上了诱人的潮红。欧尔麦特抑制住喉头一口老血,脸上开始发热。

  糟,糟了。

  “呃…没事,看起来还不错?”

  天呐我说了什么?!!我在对一个刚成年的孩子说出了这种类似于性骚扰的话语!而且这个孩子还是自己的徒弟!!!?

  绿谷出久的脸在听到了欧尔麦特话语后的一瞬间就像是被大火烧熟的螃蟹红了个透顶,他的眼睛因为过度害羞和紧张而旋转成了两个蚊香圈,被热气熏过而透着水光的淡粉色薄唇颤抖着张开却半天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只能无意识的重复无意义的字句。

  “我,那个…呃…”

  欧尔麦特率先走向了客厅,手中的餐盘与桌子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他微微低着头,金色的发丝垂落遮住了大半脸颊,只留有微红的耳尖暴露在外,只可惜绿谷出久没有注意到这点。

  “先来吃饭吧。”

  绿谷僵硬着身子点了点头,迈动步子走向客厅,并未发现身后衬衫随风飘荡而露出的部分皮肤,欧尔麦特咽了咽口中并不存在的唾液,忽然觉得空气有几分燥热。

  绿谷出久坐在沙发上,双腿并拢腰背挺直,视线平视前方,可是他眼睛之中的混乱和微颤的指尖还是暴露出了他其实超级超级紧张的事实。

  欧尔麦特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各种杂念,专注于为绿谷出久盛饭一件事上。不算太大的房间里此时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而绿谷出久依然沉浸在紧张之中,机械性的伸出手,接过了欧尔麦特递过来一碗白米饭,分量不算太多但绝对能填饱他的肚子,欧尔麦特拿起筷子,将几块烤鱼放进绿谷出久的碗中,顺便又推过去一碗汤。

  “好好吃吧。”

  绿谷端起了碗,在闻到了米粒的香气后才意识到自己其实已经一天没有吃饭了。碧绿色的眸子闪动着光芒,眼角湿润。

  英雄的工作永远都不是轻松的,饿肚子,受伤什么的都是小事,他拿起筷子将米饭分成了小块送入嘴中,与母亲不同的味道却是同样的温暖,带来的温暖感触让他想要落泪。

  英雄也不过是强大的人类而已。

  

  人类,无法逃避的会在生活的经历之中产生七情六欲。责任,负担压的绿谷喘不过气,但是至少现在,英雄DEKU可以卸下沉重的战斗服,成为独属于母亲和同伴的“绿谷出久”,独属于欧尔麦特的少年。

  “你喜欢吃什么?”

  蔚蓝色的眼睛反射着窗外的星光,绿谷出久注视着欧尔麦特,不,是八木俊典。八木俊典的面庞,他微微勾起唇角。

  “只要是您做的,我都喜欢。”

  小剧场:

  “只要是您做的,我都喜欢。”

  绿谷出久微微眯起翠绿色的双眸,嘴角微微勾起了一个温柔的弧度,卸下了层层重负之后的他看起来柔和而美好,欧尔麦特有些呆呆地看着面前仿若人间天使的少年,一时之间竟想不出该说些什么话语来表达自己的心情。

  像是飘散在空气之中的点点微尘,被阳光笼罩上薄薄的一层光纱,柔软的光晕点亮了一片星辰,带来的温暖伴随着心脏的鼓动声变得越来越明显。

  “…绿谷少年…你这句话……”

  欧尔麦特伸出手遮住半脸的滚烫,绿谷出久茫然的注视着将脸埋进宽大手掌之中的欧尔麦特,有些不明所以的眨了眨大眼睛,脑海中反复咀嚼着刚刚自己说的话,只要是您做的,我都喜欢。

  他想起了母亲正在看的电视剧,里面已经是恋人关系的女主就是这样对男主说的。

  绿谷出久正在往嘴里扒饭的手陡然僵住了,一会儿头顶上便飘起了一缕白烟,皮肤透出几抹浓郁的晕红。原本就很大的眼睛此时更是睁大到了稍微有些夸张的大小。

  “唔对,对噗起,我…”

  因为嘴里还咽着饭导致绿谷出久的发言有些模糊,他着急的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欧尔麦特却听不清他的话语,绿谷的脸颊上因为激动而带着潮红。而这种潮红在欧尔麦特伸出手指捏走了一粒米然后送入口中后直接染遍了全身。

  “啊,嘴边有米粒哦。”

  绿谷出久呆愣的看着欧尔麦特的嘴唇,感觉大脑内存发出了不堪重负的悲鸣。

  

  

④睡颜

  等到欧尔麦特和绿谷出久有些脸红心跳的吃完这顿饭后,已经是十一点多了,按照正常人的习惯来讲,应该去睡觉了,绿谷出久也不例外。

  良好的作息习惯让他处于安全地区时一到这个时间点就开始犯困,绿谷出久半眯着眼睛意识有些模糊,柔软蓬松的大脑袋像是咕咕鸟一样向下一点一点。

  等到欧尔麦特从厨房里洗完盘子出来后,(其实一开始绿谷出久想要去刷盘子,但是欧尔麦特拒绝了他的请求)绿谷出久已经半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少年蜷缩着身体,宽大的衬衫微微下滑,露出了小半圆润的肩膀和明显的锁骨,有好好修剪过的指甲覆盖在微微有些变形的手指上从衬衫之中伸出来,下身因为双腿弯曲也露出了属于欧尔麦特的黑色内裤,似乎能透过宽大内裤与皮肤之间的缝隙看到大腿根部的柔软皮肤。

  少年的脸颊已经褪去了幼时的婴儿肥,柔软的线条变得坚硬下来,他瘦了不少,但是看起来更加俊俏了。在外人面前的防备已经卸下,绿谷出久毫不设防的安静睡颜让欧尔麦特的心有些蠢蠢欲动。

  “啊啊啊我在想什么呢…真是个人渣啊……”

  欧尔麦特捂住了灼烫的脸颊,心中却有些不讲理的埋怨着绿谷少年的性感。

  “…果然都要怪绿谷少年太……”

  他靠近了绿谷出久半倒在沙发上的身躯,伸出手用指尖碰了碰绿谷出久柔软的脸颊,哪怕是这样近距离到足以一瞬间杀死他的程度,职业英雄似乎也没有一丝清醒的痕迹。

  可能是潜意识里没有把欧尔麦特当做危险人物吧,他的少年一直都是如此全身心的信任他。欧尔麦特想到这点,心中涌现出的情感像是枫糖浆一般在心中缓缓流淌,在心中留下了甜蜜的痕迹。欧尔麦特有些不受控制的轻轻伏下头,动作几近虔诚的在绿谷出久的脸上留下一吻。

  他似乎能听到自己躁动不安的心跳声,伴随着嗡嗡的轰鸣声在耳边炸开,卷曲的绿色发丝带着薄荷的清香气味,欧尔麦特在嘴唇离开少年触感极好的脸蛋之后才想起那可能是他家的洗发水香味。

  “我可能是,喜欢上你了吧……”

  “……出久……”

  声音轻到似乎只有耳语才能听清的程度,欧尔麦特饱含着私心呼唤着他的少年的名字,绿谷出久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到近在咫尺的欧尔麦特的面庞,脑子里还没有转过来圈。用着还带着些稚嫩音调的嗓音问道。

  “…欧尔麦特…?怎么了?”

  欧尔麦特腾的一下站起身飞快退后了半步,一边退后一边摇晃着双手似乎是在否认着什么,动作迅猛的让绿谷出久几乎以为他的ONE FOR ALL回来了,他的脸上带着诡异的红晕。

  “没,没什么!!!真的!”

  绿谷出久揉了揉眼睛坐起来。

  欧尔麦特略微停顿的语气和补充都显得十分可疑,但是绿谷出久的大脑正处于困倦的混沌之中,没有什么多余的精力来分析这些疑点了。绿谷出久半坐起身,打了个哈欠,衬衫衣领处的几颗纽扣不知何时散开了,露出了胸前大片的皮肤,在白色衬衫的衬托下显得十分显眼。

  欧尔麦特带着红晕的脸此时又被染上了一层潮红,眼睛微微睁大了。他有些慌乱的将坐在沙发上春光乍泄的绿谷出久一把抱起来,向卧室里走去。绿谷出久在模糊的视野之中,看到了欧尔麦特红透了的耳根,有些担心的问道,声音含含糊糊的带着抹不去的稚气。

  “欧尔麦特…耳朵很红哦,是发烧了?”

  “没有,绝对没有哦绿谷少年!”

  绿谷出久微眯着双眼,头靠在欧尔麦特的胸口上,另一边传来的稍稍有些加快的心跳,扑通扑通的声音是如此的,令人心安。

  他闭上了眼睛,大脑和身体都在给他一个讯号。这里是可以放松下来的地方,是绝对安全的地方。在喜欢的人的怀中,在欧尔麦特的怀中,在八木俊典的怀中,是最安全的。

  意识中恍惚想起刚刚在模糊之中听到的熟悉声音,似乎是“………出久…”,欧尔麦特叫了自己的名字吗?应该不会吧,欧尔麦特一直都叫自己:绿谷少年啊。绿谷出久在迷糊中放弃了思考这个问题,他感受到身体接触到了柔软的床铺。

  虽然从温暖的怀抱之中脱离了出去微微有些失落,但是习惯良好的少年已然扛不住意识的困倦。欧尔麦特为已经闭上眼睛的少年盖上被子,关掉了灯,低下头在绿谷出久耳边说道:

  “晚安…”

  “…嗯…晚安…欧尔麦特……”

  绿谷出久闭着眼睛,耳朵处传来的湿热气流音让他勉强听清了欧尔麦特的话语,并在意识陷入沉睡的前一秒给出了回应。

  

  欧尔麦特走出了房间关上门,站在门口按住了扑通扑通跳的飞快的心脏,他低下头。

  …出久…

  微微有些苦涩的甜蜜浸满了他的身躯。

  欧尔麦特从来都不是一个冲动的人,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感情意味着什么,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不敢将其表露出去。

  他已经不年轻了,在失去了QNE FOR ALL的力量之后更是虚弱的不如一个正常的中年人。而绿谷出久才刚成年,拥有无限的活力和健康的身躯,这样优秀的人,值得一个更好的人去爱他。而不是被这样的自己困在身边一直被拖到自己死亡之时。

  而他又怎么忍心留他独自一人徘徊在这世上。

  欧尔麦特摸了摸胸口处无法停止的躁动,心中全力想着各种理由来阻止自己。

  不仅仅只是因为自卑,还有身份的问题,师傅和徒弟,前辈和继承者,怎么想都不会产生除了敬爱之外的非分之想。或许可能,但欧尔麦特不敢去赌那万分之一的可能性,在如火般热烈的感情之中,他为那可能脱口而出的拒绝话语而恐惧着。

  如果被拒绝了,是不是连最普通的关系都维持不住了?

  不,绿谷少年应该不会这样,欧尔麦特下意识反驳了自己的想法,以他对自己的尊敬和态度,应该会保持着微妙的距离感吧。

  但是这种距离感也令欧尔麦特不敢去做出选择。

  他身为前英雄欧尔麦特和绿谷出久身为欧尔麦特的继承者的身份同时也是一种无形的阻隔,欧尔麦特几乎能够想到如果当他们在一起被暴露后,没有了力量的自己将会成为一个多么明显的弱点。

  他从未如此痛恨自己的弱小。

  他想要保护他的少年,他想要陪他一辈子,他想要注视少年的笑容直到永远,他想要在少年每一次哭泣的时候抱住他,而不是站在他的身旁。

  他想要和他在一起做的事,还有那么那么多。

  这世间的一切,他都想陪他一起去感受,去度过。

  

  但是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吧。

  欧尔麦特抬起手挡住了眼睛,指缝间隙之中的蔚蓝色涌动着的感情像是水波一般荡漾开来,在脸颊上留下了晶莹的痕迹。

  都是不可能的吧。

【2018年绿谷出久总受第四天|欧出】十题⑤⑥

评论(4)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