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六八

嗯…我是六八。严重拖稿🙃

【底特律:变人】(康纳单人无cp)缺陷

群里接龙的产物,点梗的要求我只做到了康纳在线杀人,其他…😶
全文一共有5161个字符,也就是说我写了五千多字,妈耶除了之前那篇康纳mob目前没写完一万多字,我就没写过这么多。
说起来你们谁知道康纳的出厂日期是什么啊?我只知道他第一次在游戏中登场是八月十五日。
唠嗑就是这样,下面是正文,文笔变得辣鸡了不少,话说两天没写文影响这么大的吗?

  ①
  11月12日上午7:00,底特律警局接到报案。
  “我的家政型仿生人不见了。”
  报案的男人带着不爽的表情这样说道,他双手的大拇指插在裤子的口袋里,左腿微微弯曲,仅靠着右腿支撑起他微微有些驼背的身躯。
  男人拥有一双暗绿色的眼睛,那双眼睛下涌动着的恶意和厌恶几近赤裸的扫视过康纳站的笔直的身躯,干涩起皮的嘴唇相互摩挲着,康纳观察着这个看起来十分不正经的男人,电子脑处理着光学组件反馈的信息并忠实的记录着这一切。
  “请问在您发现它丢失之前发生过什么吗?”
  康纳用着公式化的语气提出了系统运算出的合理问题,为了更好的仿真,他甚至动用了面部肌肉好让自己略显几分僵硬的表情变得更加自然。
  男人撇撇嘴,康纳注意到他的视线微微有些漂移,腿部抖动频率也开始增加。
  “…就是我让它去倒垃圾,然后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吧,它还没有回来。然后我就报案了。”
  看起来近似完美的说辞,康纳却并没有选择相信他的全部话语,从中挑选了几处重点用稍稍加重的语气询问道。
  “半个小时…?”
  “嗯,半个小时,因为我当时正在参加一个限时活动嘛,就顺便记了时间。”
  康纳眨了眨眼睛,联网搜索了相关的事宜。或许是耗费的时间稍微有些长吧,在康纳盯着他实际上视线完全不在他身上的几秒后,男人有些焦躁不安的抖着腿,不耐烦的开口。
  “喂,你问好没?!”
  康纳将视线集中在男人的脸上,34%的烦躁,27%的不安,9%的恐慌和30%的厌恶。
  “请您不要急躁。”
  康纳并没有用太多的修饰性礼貌用语来安抚男人的情绪,那对他的任务并没有什么帮助,康纳的系统判断采用稍微严肃冷硬的语气能够使男人配合完成他的任务。
  果不其然,男人虽然不爽的啧了一声并且小声的抱怨道,但他还是站在了原地并没有直接掉头就走,也许是康纳左胸上明晃晃的底特律警徽对他起到了一定威慑力吧。
  康纳的耳部生物组件清晰的捕捉到了男人的声音并反馈到了处理器。
  “该死的仿生人去他妈的…”
  康纳眨眨眼睛,他讨厌仿生人。
  “那么派克先生,请问您在这之前有发现您的仿生人有什么异常吗?”
  底特律警局同步发来了基本调查信息,康纳略过了一些无用的基础信息,一边记录着与派克的对话,一边结合资料分析着情况。
  “哈,异常?就和平时一样啊。”
  “真的吗?您确定…?”
  康纳微微抬起眼眸注视着派克暗绿色的眼睛,人造虹膜的清澈棕褐色映照着派克难掩有些紧张的面庞,康纳向前走了几步,通过动作暗示向派克施加心理压力。微微加速的语言显露出了怀疑和逼迫。
  派克咽了咽口水,他向后退了半步,神色一瞬间有些犹豫不决,但更多的是焦躁和不安。
  “仔,仔细想是有点不同。”
  “之前有几次我喊它的时候,他隔了一小会儿才回答我,而,而且头上的灯是黄色的。”
  派克中间停顿了一下,他有些不自然的整了整领子,康纳依旧保持着与派克一米以内的距离不动,他盯着派克的脸,抿起嘴角。
  “您真的确定吗?”
  “当,当然了!你到底问完没?!!”
  派克的音量大了起来,康纳瞬间退回了一步,声音和表情恢复成了柔和的样子。
  “我问完了,感谢您的配合,派克先生。您可以离开了。”
  派克的呼吸有些急促,他转过身,脚步还有些僵硬,康纳注视着派克走出警局的大门,在派克走出大门的时候似乎舒了一口气,康纳眨了眨眼睛。
  对派克的信任度:40%
  康纳能够明确的指出,派克刚刚的话语之中给出的信息70%都是假的。但是让他无法理解的是,派克为什么要这样做?
  康纳浏览着派克和他的仿生人的资料,试图从中寻找出蛛丝马迹。
  欧文.派克,34岁,男,曾在高中二年级时偷窃,疑有毒瘾。
  AX500系列仿生人,代号卡文。出厂日期2037年12月5日,作为家用型仿生人,处理系统并不算是很高级,生物组件也偏向老式。根据上一次的检修报告来看,该仿生人并无任何生物组件异常。
  康纳将这些信息稍作筛选后录入数据库,与数据库中保存的事件一一对比,由于缺少信息,这次对比筛选并没有带给康纳他想要的答案。这并没有超出康纳的预料,他一边向福勒局长发出调查的申请,很快便得到了肯定的回复,一边检查了一下警局调查所得的信息。
  毒瘾,并无异常。
  康纳思索着,坐上了前往仿生人丢失地点的出租车。
  ②
  在前往丢失地点之前,康纳先对派克的邻居进行了询问,得到的结果和康纳所预料的相差不多。派克脾气不算很好,吸毒,最近还和一些不良人士有来往。
  “请问您对他的仿生人有什么印象吗?”
  “印象?真要说可能是派克那家伙老是打它吧,之前晚上睡觉时听到他在骂那仿生人,嘴可毒了。”
  邻居的表情有些怜悯,康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怜悯,因为这怜悯毫无作用。他并没有开口询问,经过系统判断这是无意义的行为。
  “那么请问您知道那些不良人士的身份吗?”
  邻居犹豫了片刻,随即压低了声音。
  “听说那是贩毒的…而且好像很讨厌仿生人的样子……”
  询问到了这里就结束了,康纳整理着所获得的信息,他隐隐觉得好像明白了什么,但是又不太清晰。
  仿生人丢失的地点在一个小巷旁,这里十分清净,明明是下午三四点最热闹的时候,却没有多少人在这里闲逛。
  摄像头捕捉到的最后影像停留在了眼前的小巷,康纳分析着空气中水汽的成分,开启了侦测模式的双眼毫无压力的发现了墙面上的蓝血痕迹,这让康纳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
  经过检测,这就是那台名为卡文的仿生人的蓝血。他看了一眼依然在正常运作的摄像头,走进了小巷之中。
  这里面刚进入的时候可能确实会影响到人类的视觉,但是身为警用型仿生人的康纳对黑暗免疫,他平静的走过了已经被人翻过的垃圾桶,细密的雨丝打在垃圾桶盖上,发出的声音混合着皮鞋与地面撞击的声音在寂静之中显得格外明显。
  康纳整理了一下有些歪斜的领带,他眨了眨眼睛,有些潮湿的发丝贴上他的额头。
  “那么请问,你将我引到这里来有何用意…?”
  康纳站直身体,抬眼看向面前这个半倚靠在小酒吧的木头门框上的男人。他的脸上隐隐带着嘲讽和讥俏。在看到蓝血和这个男人表情的一瞬间,康纳就几乎理清了思路。
  派克只是一个棋子,而卡文不过是一个诱因罢了。
  虽然不清楚面前这人的目的为何,但是康纳大致已经知道他是如何让派克乖乖服从的了。毒品。康纳想起派克在警局时不断抖动的腿,他的裤兜边上残留着一点点的猩红痕迹。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是用红冰让派克服从的对吗?”
  “既然猜到了,那你肯定也猜到你今天的下场了吧。”
  男人抱着臂,他的声音有些低沉,飘忽不定的被雨幕冲击成了破碎的音节,嘲讽的意味显而易见 。康纳觉得这是无意义的举动,但是人类似乎总是热衷于这种情绪的宣泄。
  康纳注意到他身后的酒吧里还坐着十几个人,从偶尔反射出的亮银色光芒判断,应该有七人左右持有刀具。
  男人看起来好像很有自信的样子,他的腿部肌肉呈现出一种放松的状态,随意的站立着。而康纳首先要解决自己的疑问,他放弃了语气之间的修饰,因为那对目前的情况起不到好的作用。
  “能否告诉我你这样做的原因?”
  男人微微抬起了下巴,用蔑视的眼神看向康纳。他枯瘦的脸颊凹陷着,下巴显得十分尖锐。
  “呵,反正你也逃不出去,我就跟你说说。”
  “我老早就看仿生人和那什么卡姆斯基不爽了,什么仿生人!根本他妈就是扯淡,抢了我的工作还特么装的跟人似的,你不是最新型号的仿生人嘛,那么只要把你毁了就可以证明仿生人一点用就没有了!!”
  康纳观察着他的神情,苍白的皮肤,愈加激昂的语气音调和泛着诡异潮红的脸都无异证实了他已经吸食过红冰的事实。
  看起来红冰确实会降低人的理智,但是,康纳不知道红冰能不能降低人的智商。
  “喂,你们,把它给我打废了!!!”
  从他的身后走出了一些看起来比较壮实的人,他们的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一个个手中的刀具明晃晃的暴露在雨水之中。
  而那个磕了红冰的男人从腰间抽出了一把枪对准了康纳的眉心。
  “你知道吗,钱,真他妈好使!”
  他这样说着,嘴角勾起了一丝狰狞的弧度。手指疯狂的扣动着扳机,子弹穿透了向下坠落的雨滴,打中了康纳身后的地面,而原本是目标的康纳早就在他扣动扳机的前一瞬间就压低了身躯向前冲去。
  人数较多的情况下,擒贼先擒王。
  根据刚刚的语言判断,这些人应该是这个男人用钱雇来的,那么首先制住身为雇主的人明显是现在的最佳选择。
  虽说文字描述有些繁琐,但是刚刚这一连串的分析思考和动作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执行完毕,康纳穿过挡在男人身前两侧的壮实男子,在判断了危险等级后眨眼间夺下了男人手中的手枪。
  有了枪支,康纳看见任务成功率上升至67%,但是康纳的左肩也因为刚刚的不作防御而被子弹击中,快速流出的蓝血浸透了附近的制服布料,康纳没有眨眼。
  他一手掐住男人的脖子,另一只手举着枪对准了他的太阳穴,脚下一个转步面对着动作谨慎起来的打手们。
  “放下你们手中的刀具。”
  哪怕刚刚经历了这些,康纳的音调依然平稳如常,他注视着这些明显配合不怎么默契的打手,微微眯起眼睛,脑中分析着情况预判下一步的动作。
  “不用管我,你们他妈的朝他开枪啊!!!老子不是早就付过钱了嘛!!!”
  男人颤抖着身子,他的眼睛已经红了,意识处在模糊的边缘。康纳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些打手们逐渐向前逼近,其中有几个人甚至掏出了枪支,黑色的洞口正对准着地面。一副蠢蠢欲动的模样。
  康纳放弃了继续以男人为人质的策略,他用手中劣质的杂牌枪的枪托重重的击打了一下男人的额头,下一刻便抬起了枪。
  四颗子弹废掉了两个人的行动力,膝盖被瞬间打碎的打手只能扑通一声倒在地上,鲜血蔓延在水泥地上与雨水混合成了浅红色的血水。康纳毫不犹豫的将已经昏迷的男人丢在地上,向前疾跑了几步高抬起腿踹向一个还在发愣的手持水果刀的打手的腹部。
  哪怕是用于谈判的仿生人,但康纳的本质还是警用型仿生人,他的武力值毋庸置疑。
  ③
  “啊!!!!”
  被击中腹部写男人痛苦的倒在地上,下意识痛呼出声,康纳顺势拿起了掉落在一旁的水果刀,身后跟过来的几名打手不小心和那名倒在地上的打手撞在一起,他趁着身后打手因为他突然的动作而混乱的一瞬间预建了道路。
  康纳拿着水果刀扎在墙体上,踩着正在悦动的刀柄爬上了小巷两边的墙。刚刚稳住身形,康纳便抬起枪扣动扳机,又是一个人应声倒下。
  为了躲避来着小巷下的子弹,康纳踩着有些晃动的砖块移动着,衣摆随着他的动作翻飞而露出细致的腰线。他顺便检查了一下手枪中的弹夹,还剩下三发子弹。
  而敌人,还有12个。
  空气中混合着淡淡的鲜血气息,康纳看着9个人隐隐形成的包围阵势,肩头的伤口还在流着鲜血,刚刚的打斗难免让他又中了几枪,腹部的白衬衫几乎快要被蓝血浸透。
  不过幸好没有击中什么重要的生物组件,康纳的行动力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他向警局提交了杀人的申请,正是因为警局迟迟拖着不给他权限所以他才会受伤,康纳平静的放松了紧绷的肌肉,他手中的枪已经没有子弹了,空气变得有些沉闷且凝重。
  LED灯在雨幕中映照出一片黄色的光晕,康纳眨了眨眼,卡姆斯基的简讯和警局的通知一同发来。
  “感谢我吧。”
  卡姆斯基独特的嗓音在康纳的脑内响起,康纳不再迟疑,他动用腹部和腿部的肌肉,从墙上一跃而下,和成年男子相仿的体重让他重重的撞在了一个男人身上,康纳同时伸手抓向他手中的枪。
  子弹穿过了他的大腿,而康纳也成功的取得了枪支,鲜红色的花朵绽放在那人的胸口,康纳拎起面前的尸体一个转身用尸体当做盾牌,子弹没入肉体带来的冲击力让他顿了顿,随即在面前举枪之人换弹夹时躲过了另外几人的大部分射击。
  康纳站起身放开了手,尸体与水泥地相碰溅起了淡红色的水珠,棕褐色的眼眸之中没有一丝一毫的多余情感,其中所隐藏的,只有冷静与淡然。
  皮鞋的前段踏入水坑,蜿蜒的鲜血汇入雨水形成的小小湖泊之中,在接触的一瞬间晕染开的颜色是最为瑰丽的鲜花。康纳丢弃掉手中打空了弹夹的手枪,一抹亮银色在指尖翻飞跳跃。
  不带任何声响的没入男人紧致的皮肤之中,干脆利落的划断了紧绷的肌肉,擦着肋骨扎入左胸,喷涌而出的鲜红血液在康纳的脸颊处留下了痕迹,康纳平静的拔出刀刃,任由鲜血像是坏掉了的水龙头一般喷出。
  “饶,饶了我,求求你,不要…!”
  剩下的一人看到康纳转过身,身体瘫倒在地面上,他的眼中涌出泪水,恐惧使他颤抖不已,踉跄半跪着挣扎想要往小巷外面跑。
  康纳眨了眨眼睛。
  手起刀落,鲜红飞溅。
  
  将这些人的尸体摆放整齐后,康纳随意的抹了抹脸上的血迹,他走向酒吧,门口倒着那个仍在昏迷的男人。虚掩的门中,酒吧内一片寂静。
  康纳抬起枪,看似随意的扣动了扳机,子弹呼啸着刺穿了昏暗的路径,穿透了正在拨打着不知名电话的人的头颅,手机摔落在地上,屏幕瞬间破碎黑屏。
  “不要碍事。”
  康纳拿出手铐,将男人铐了起来,有关的一些具体情况还需要继续询问,但是能够定罪的证据已经被记录的下来,这人会不会在监狱度过下半生康纳不敢保证,但是关个十几年是跑不了的。
  外面传来了警笛的声音,康纳抓着手铐将男人拖出小巷,前来交接的警员看到康纳的样子愣了一下,有些迟疑的接过手铐的钥匙。
  康纳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蓝色与红色混合,衬衫几乎看不出本来的颜色,制服外套上有一半几乎溅满了鲜红的血液,整个人散发出一股浓郁的血腥气。
  康纳眨眨眼睛。
  Mission Success.

感觉自己要打脸,把预告删了吧…😶

评论(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