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六八

嗯…我是六八。严重拖稿🙃

关于我最近在干什么:
第一张是线稿,RK三兄弟人类AU。
第二张是锈湖:天堂岛里的妹妹伊丽莎白,啊我永远喜欢伊丽莎白_(:з」∠)_
然后在群里写了一个超短篇的艾伦x60,是60中了病毒忍不住哭唧唧的故事(写的60没有大佬写的可爱我很抱歉,字数也超少…)在这里放一下。

病毒
(1)
Mission Success
60透过系统层层叠叠的的红色弹窗看到了那一行发着蓝色光芒的字迹,他放下手中还沾着点点鲜红血液的手枪,带着腥味的液体似乎还残存着他面前的尸体的最后体温。
十二月的底特律,空气干燥冰冷,从远方刮过来的风像是一把有些钝锈的小刀,割磨着人们的皮肤。
他不知为何,感到有一丝寒冷。
系统不断的报错导致60的CPU运行速度变得有些缓慢,他尝试着通过自检系统来清理掉身体里的病毒,但是失败了。在重复了几次失败后,他放弃了这个无用的举动,从尸体旁走开来到了正在一边听着队员报告的艾伦身边。
60想要表现出一副自信冷漠的样子,他挺直着腰板对艾伦说任务成功。
但是这种脆弱表象在艾伦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发丝,微笑着称赞道:“嗯,很棒。”的时候便如同被打破的玻璃一般破碎了。
陌生的数据流从处理器中涌出冲击着60的系统,他有些呆愣的看着艾伦勾起了一丝温柔弧度的嘴角,人工心脏之中充盈的“感觉”让他无法正确的分析处理信息。
一直到艾伦投来了有些困惑的眼神,系统提醒他脸部釱含量稍微偏高的时候60才恍然惊觉自己刚刚的行为。
“你没事吧?60?”
艾伦总是称呼他为60,称呼51为康纳。60张了张嘴,他想要报告表示自己一切良好,可话到了嘴边又变成了另外的语句。
“我,我有点冷。”
不,这可不对劲啊。60在心中提醒着自己,你是最优秀的仿生人,你没有异常,你可不像那个被称为康纳的异常一样懦弱,你不会感到冷。
你只是个机器。
异样的感觉一点点从他的指尖蔓延至全身,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压住了一般,沉闷的喘不过气。60捂住了胸口,他有些痛苦的皱起了眉,呼吸变得有些急促而带着颤音。他无法控制发声器继续倾诉着陌生而又“不正常”的语句。
“胸口,很闷。好痛。…”
果不其然,艾伦的眉头皱起了一丝担忧的弧度,他向60走近了几步,60微微低着头,他的目光没有目标的落到了艾伦的鞋尖上。
“很难受么?需要我做些什么?你是中病毒了?需要去维修吗?”
一连串的提问暂时打断了60繁杂的思绪,60忍不住攥紧了胸口处的衣物,胸口处因为艾伦的关心而传来了奇怪的感觉。是柔和的,像是绒绒的羽毛一般轻轻拂过60的心口,驱散了身体的冰冷,暖意顺着合成骨骼流向他的四肢。
这股暖意所带来的复杂数据一点一点覆盖过60处理器中的预警,压力值的上升让他的LED灯呈现出黄色,但是却有一些什么不一样了。
晶莹的浅蓝色液体顺着60的脸颊滑落,60眨了眨眼睛,视线愈加模糊。
我,这是怎么了呢?
“唉?!你,你怎么哭了?!怎么了,真的很难受吗?”
艾伦的声音不像以往一般的平稳,他有些模糊的音节此时带上了一抹浓重的担忧。60抬起手触摸着自己脸颊上的湿痕,温凉的液体沿着指尖勾勒出了浅淡的形状。
艾伦的手是温暖的,与皮肤层接触显得有些粗糙,长年握枪留下的老茧摩擦着60沾染过淡蓝色泪痕的脸颊,动作轻柔而又一丝怜惜的意味。
60张开嘴想要说什么,可是发声器如同故障了一般无法发出声音。
“我……”
“…没事了。”
艾伦的手穿过60的脖颈间,双手环住了60本就不算太过壮硕的身躯,他的声音有些低沉,模糊着融化在60的耳边。60的脸埋在他的胸口,快速涌出的液体很快便沾湿了粗糙的布料。
60的声音有些发颤而带着鼻音,他抓住了艾伦胸前的衣料,LED灯的微光旋转着。
“…我没有让你抱我…”
艾伦眨眨眼睛,手臂伴随着60的手指越攥越紧也收紧了拥抱,他用指腹安抚般的磨蹭着60后颈处的头发,声音轻柔的不可思议。
“…嗯,你没有。”
“是你要抱我的。”
“是我要抱你的。”
60的LED灯闪烁着红黄交替的颜色,在一瞬间鲜红色覆盖了全部。
3分钟后,艾伦感觉到60慢慢停止了颤抖,他微微眯起眼睛,温热的吐息吹拂过60的耳尖,他看到那里晕染上一抹浅淡的蓝。
“…冷静下来了?”
“………”
“…再抱我一会…”
“好。”
60伸出手臂,抚上了艾伦的脊背。他的声音带着一种固执的倔强。
“是你要抱我的。”
“好好好,是我要抱你的。”
艾伦的眼角涌现出一抹笑意,他没有说谎。

是他要抱他的。

还有就是我第一次在随缘居发文,是MOB康纳的,刚刚发了几次被屏蔽了,所以我就不发链接了,想看的私信我吧…_(:з」∠)_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