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六八

嗯…我是六八。严重拖稿🙃

【百粉点梗】互换的躯体,交错的心弦

康纳与900互换身体一天,别人不知道(包括汉克),两个仿生人尽力模仿对方却总出错[其实我是想吃肉(不(ノ○ Д ○)ノ
@蓝烛 为了证明我并不是一点都没有写,只是没有写完。

1.
当午夜十二点的钟声被敲响时,星辰转动。
月亮的光辉透过玻璃在地板上洒下一片浅浅的光亮,在黑暗中潜藏着一双冰蓝色的眸子注视着随星空飘转而或深或浅的光点。
康纳低下头看见了身上熟悉的黑白色制服,这是属于RK900的制服,此时却出现在他的身上。康纳清楚的看到了在制服右胸口的位置印有一串编号。
RK900#313 248 317-87。
康纳走到玻璃窗旁,玻璃窗上的倒影反射出了他现在的模样。一双如冰般的浅蓝色的眼眸眨动着,紧抿的唇角让康纳几乎毫不费力的认出了900的机体。
康纳抬起手,倒影中的900也抬起手。康纳眨眨眼睛,窗上的900也做出了相同的动作。康纳试着借用900的机体权限来访问数据库,以获得一些资料能够帮助他推断目前的情况。但是却遭到了拒绝,系统自检没有任何异常。
不,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康纳皱着眉头,他下意识调整了一下衬衫的衣领。系统自检表示一切正常,而康纳却感觉处处都充满了别扭。
康纳尝试着远程连接“康纳”的单独网路,几乎是在他刚刚发出信号的一瞬间,他就收到了来自于“康纳”的连接请求。
“康纳?”
熟悉的嗓音却用着清冷的语调,康纳眨了眨眼睛,他的LED灯旋转着,在他的脸上晕出一片浅浅的黄色。
“嗯。你是RK900?现在在我的机体里?”
康纳有些急切的问道,他同步了时间,系统显示为凌晨一点三十四分。900此时使用着康纳的机体,他目前在汉克家的沙发上坐着,额头上的LED灯一闪一闪。
“是的,汉克目前正在睡觉,那只狗也在睡觉,没有发现异常。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900用手指抓住搭在他身上的毯子,他一边在脑内和康纳对话,一边观察着四周。他注视着有些凌乱的房间,视线最终回到“自己”的手上,他看到了不同于自己手部的柔和线条。一种隐隐的别扭感从心中蔓延。
明明采用的都是一个设计,明明现在自己看到的是康纳的机体,为什么感觉却不一样呢?
900思考着,好像明白了什么,又好像依然处在迷雾之中。
“我也不知道。我无法访问你的数据库,你呢?”
康纳和900的声音实际上是一样的,但是哪怕是第一次听到他俩声音的人,也能迅速将他们两个区分开来。康纳的音调总是抑扬顿挫,显得比较激动和情绪化,而900相对来讲就更加冷淡,你几乎听不出来有什么多余的情感外露。
“我这边也是…等等,汉克醒了。”
卧室传来了悉悉索索的衣料摩擦声,木制的门吱呀一声被打开。汉克几乎刚一出门抬头就看见了“康纳”额角闪烁的LED灯。
“你还没睡…哦不,你还没待机?”
汉克一边挠着自己的头,一边有些迷迷糊糊的站在卧室门口,900下意识握紧了拳,露出了有些僵硬表情。
“…呃…”
“又在整理案情?你就不能好好睡个…待个机?”
汉克看到“康纳”这样的表情,自顾自说道。900知道康纳和汉克这几天新接了一个任务,他思考着康纳遇到这件事的反应。
如果把自己和康纳互换身体这件事说出来,没人会相信的吧。
他的脑内分析着各种情况的可能性,却没有注意到在过长时间的等待之中汉克早就摇摇头放弃了对面前这个黄圈闪烁的仿生人的劝说,自己向厨房走了进去倒了杯水,然后在关上卧室门前对还是没什么反应的“康纳”说道。
“早点睡。”
900刚刚放弃了逐个分析每个结果的可能性,因为至少有上万种结果。他抬起头看到了已经关上的卧室门,僵硬的扯了扯嘴角。
“怎么样?汉克有怀疑你吗?”
“看起来好像没有,你经常在晚上继续分析案情吗?”
900有些好奇的问道,他的声音依然平静冷淡的像一块坚硬的寒冰。空气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是的。”
康纳有些尴尬的回答,他的声音下意识的放小了些,原本有力的音调变得有些漂浮不定,像一片柔软洁白的云,拂过900的心头,挠的他有些痒痒的。
900压下心中泛起的奇怪感觉,继续和康纳交换着情报。
说是交换情报,实际上他们所掌握的信息根本没有什么可以交换。话题绕来绕去最终又回到了如何不暴露自己不是康纳和RK900。900还好办些,他和盖文搭档,平日里没有太深的交情,只要保持冷淡的作风就可以了。
以康纳优秀的模仿能力应该能够驾驭。
而康纳的情况就比较麻烦,汉克从一开始就和康纳在一起,比起盖文和900,汉克一定更加了解康纳的性情。900的情感模组在康纳的基础上被削弱了不少,导致他经常是冷淡的作风。
作为CyberLife最新研发的警用型仿生人,900拥有更快的运算系统,更好的生物组件,更强的战斗模拟。但900却对自己的能力感到了怀疑。
“我先把这次案件的一些事告诉你,如果汉克问到你,至少不会因为这个而露馅。然后是性格习惯的事…”
900一边聆听着康纳在他的脑海中絮絮叨叨着各种细节,一边浏览着康纳发过来的案情。
“如果汉克问你一些问题而你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反应,那就直接远程连线问我。干脆一直连着好了,就是数据运算量又是一个问题…”
当数据运算量达到一定程度后会导致cpu占用率提升,相应的也会提升系统压力值,当系统压力值突破一点数值后仿生人的LED灯就会呈现出黄色。而如果时不时就黄灯必定会引起看起来粗心大意实则心思细腻的汉克的注意,那时暴露的几率将会大幅增长。
康纳有些为难,他下意识眨动着眼睛。900的系统因为采用了新型的运算系统,运算速度要比他快上不少,所以在远程通话时机体数据运算量一直维持在一个比较低的数值,暂时不用担心。
“先开着吧,我尽量减少其他运算量。总比暴露好。”
900看起来冷静的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康纳有些迟疑,随即也确认了900的选择。
“好吧。现在离工作时间还有一段时间,你可以先待会儿机。叫醒汉克的方法我已经给你传了数据。”
“嗯。”
然后他们就断开了远程连接。900额角是LED灯转了几圈后由黄色变成了蓝色。
他并没有立刻进入待机,而是看了看自己目前所在的机体。

评论(8)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