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六八

嗯…我是六八。严重拖稿🙃

【你X900】900脑洞四五题

结果中间几题和原本的梗几乎没有联系呢…_(:з」∠)_

你和九百是搭档!
(1)
警用型RK系列的制服看起来十分厚重,紧实的包裹着仿生人们的躯体,露出度几近于零。这一点在RK900的身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高高的黑色衣领严严实实的遮挡住了修长的脖颈,看起来就像一只没脖子的企鹅一样让人忍俊不禁。
“你不热吗?”
“仿生人并没有感觉,先生。”
900挺直了腰板这样答道,他身上的制服在底特律难得的较热天气中显得各外闷热。
“我感觉你还是脱下外套比较舒服。”
“这会增进我们之间的关系吗?”
他眨了眨眼睛,冰蓝色的眼眸之中满是认真。
“我想会吧。”
900抓住自己外套的边缘,动作有些缓慢的将外套褪去,他顺手将衬衫的袖扣解开,将袖子拉了上去。
深黑色的衬衫与白皙的皮肤对比所形成的视觉反差让你微微有些愣神,午日的骄阳透过警局的玻璃窗照射在他的身上,为他渡上了一层浅浅的光晕。
你能清楚的看见他的小臂线条,简洁而有力。手腕处的骨骼凸起在皮肤层的覆盖下显得白皙无暇,你曾听说过仿生人的皮肤层其实是一种液体。但此时你却有些不敢相信这细腻的质感真的是液体所能达到的。
900的手很好看,这是你早就知道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在黑色丝质衬衫的衬托下,半隐半露的肘窝似乎也是一种别样的性感。
他依然维持着严肃认真的神情,但正是这样却让你觉得这家伙性感的要命。
“先生?”
老天!你足足盯着他呆愣了有半分钟!
你有些尴尬的转移开视线,盯着桌子上的文件却看不下一个字,你的脑海中回放着他的手臂。
“咳咳,开始工作吧。”
午后的底特律警局难得一见的安静,你忍不住抬眼悄悄观察着900的身姿。
挺直的腰板,认真的侧脸。这一切都似乎存在着某种致命的吸引力,牢牢地定住了你的眼睛移不开视线,直到他抬起头注视你的眼睛。
“您已经盯着我看了将近24秒,请问有什么事吗?”
你扭过头,沉默了两三秒。在他即将低头重新工作前用小小的声音称赞到。
“我是说,你这样挺好看的…”
你的脸上有些发烫。这是你第一次去夸别人好看,还是一个仿生人。你抿了一口放在桌子上的冰咖啡,这是刚刚900为你冲的。说实话,味道真的很赞。
“谢谢您的夸奖。”
900微微勾起唇角,你一口咖啡卡在嘴中,心跳不断加速。
也许和他搭档还挺不错的?
你这样想。
(2)
“您对我的新造型可还满意?”
你正喝着自己冲的咖啡,味道没有900冲的好喝。你一口咖啡尽数喷洒在了你写了好久的报告上,而此时你却丝毫来不及心疼你的报告,因为站在你面前的你的仿生人搭档。
上身随意穿了一件黑色衬衫,套着松松垮垮的外套,下摆还没有好好的塞进裤子里!
“噗!!!!!你,你这是什么装扮???!!”
“根据您上次的反应,我推断您可能更喜欢这种装扮,这有利于我们增进关系。”
你面前的900一脸平静,好像敞开衣领,衣衫不整的仿生人不是他一样。你控制不住自己将视线下移,转移到900敞开的衣领,精致细腻的锁骨沟壑分明。
露出的小片白皙皮肤刺激着你的大脑发出兴奋的信号,但你的关注点却转移到了短袖衬衫与半披在身上的外套中间的胳膊皮肤。
平时隐藏的很好的皮肤此时暴露在空气中,虽说上次已经见识过了模控生命将仿生人的皮肤做的有多么真实细腻,但是却还是忍不住感叹着这种白皙柔软。
你注意到了隔壁的RK800和安德森副队长向你投来的怀疑眼神,RK800的LED闪着黄色似乎在向某仿生人性骚扰热线拨打电话。
你站起身抬起手认真的系好他的领口扣子。
不知为何,你似乎不太希望别人看到900这个样子。
手指不经意间蹭过900的锁骨,你强压下跳的飞快的心脏,系好了黑色的纽扣。
“检测到您的心跳指数在触碰到我的皮肤层时极速加快,请问您怎么了?”
九百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似乎从未离你这么近过,你脸红着飞快套上他的外套,压低了声音吼道。
“把你的衬衫下摆整理好!”
你坐会自己的椅子上看到900当场正在解自己的皮带,吓得你从椅子上跳起来推着900,把他推进了男厕所。
“记的不能在外面脱裤子啊!!!”
“我明白了。”
你似乎从他的声音中听出了笑意。
你捂着还在快速跳动的心脏喘了口气,一旁经过的安德森副队长用着有些同情和怜悯的眼神看了你一眼。
(确认过眼神,是有同样气人安卓的人)
你慢慢走回自己的位置,才注意到已经被咖啡浸透的报告,你发出了痛苦的呻吟。
900整齐的穿着制服从厕所里出来走向你,露出了一个对于他而言堪称温柔的笑容。
你隐隐的怒火被这个笑容彻底浇灭。
你有些泄气的重新拿起笔,打算重新写这篇报告。反正离交报告还有半天时间,应该够的对吧?
你听着自己的心跳声,悄悄看了坐在对面的900一样,不经意间勾起唇角。
你以前从不知道自己还是个双性恋。
你意识到,你恋爱了。
对象是你的仿生人搭档。
(3)
你是个警察,这是一开始就知道的的事。
福勒给了你一个任务,你和900搭档。你们追查了一周的线索,终于找到了犯人的线索。你们准备去犯人即将前去的酒店蹲点。
你联系了酒店的管理人员,希望他们配合一下。然后就出事了。
“哦!我早该想到这酒店也是黑的!!!”
你看着犯人跑出了酒店,900强行撞开了拦截人员追过去,你毫不犹豫的掏出枪和警官证,先是鸣枪示警,大门已经被堵上了,你看见犯人从酒店门口的左边逃走。
你立刻趁着那些人愣神的一瞬间一脚踹翻了大厅的玻璃柜子,装饰品稀里哗啦碎了一地,柜子堵住了左边通往后门的路。
你同时干脆利落的翻过柜子向后门跑过。你早研究过这一带的路况,犯人想要最快的逃跑一定要经过一个附近的中转站,根据900追捕的速度。如果你够快的话,应该能在后街拦截住犯人。
可是你估错了一步,酒店里的那些人敢掏出枪对着警察射击。
剧烈的枪响呼啸着蹭过你的脸颊,直到你打开后门跑向后街才感觉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
你看见那个犯人就在前方四百多米处,900紧紧跟在身后马上就要抓到他了。
难得离那个犯人那么近,你知道如果这次失败下一次想要抓到他就难了。
这里经常被当做免费停车场,停着大大小小好多辆车,总有人想要占点小便宜。但是这严重占据了本来就不算太宽的道路空间。
你清楚的看见了那个犯人撞进一家卖刀的店,随手向后扔刀具好巧不巧划伤了900的腰腹处,鲜艳的蓝血溅在地板上。
你感到了极端的愤怒,心跳几乎快要停滞。
“不!!!!!”
你放弃了在汽车中穿行,双手扒住车顶,双腿用力跳起落在车顶上,你跳过一个又一个车顶板,或多或少留下了许多凹痕。
你翻身跳下车顶,不顾一切的跑到刀具店,看到900从墙根爬起来向刀具店的后门跑去,蓝血灼痛了你的眼睛。
残破的外套遮不住他纤细的腰肢和美好的身形,可是此时你根本无心想这些,酒店的那些人追过来了,你知道他们有枪。
你匆忙回头看了一眼,他们把枪口对准了900。
“他妈的怎么追的这么快!”
所以你选择了用生平最快的速度跑过去一把将900推出了后门,腹部撕裂般的剧痛让你踉跄着跪在地上,鲜红的血液和蓝血交融。
你听到了警笛的声音,对着停下来看着你的900说。
“去追啊!!!”
你看到900犹豫了一下,继续追了上去。
你闭上了眼睛。
(3.5)
你再次睁开眼时,周围是医院。
900坐在你的身边。
他眨动在冰蓝色的眼睛,里面竟有了迷惑。
“我不明白,你当时为什么要推开我?”
你看着900,忍不住抬起手摸了摸他的脸。
“当你被刀划伤时,我感到了愤怒。极端的愤怒,和深深的后怕。”
“我知道仿生人不会感到疼痛,可是我却为你感到了疼痛,我的心在痛。”
“我想,可能是因为我喜欢你吧。”
你露出了笑容。
900抓住了你的手,他微微低头,似乎说了什么。可是你的眼皮子越来越重,模模糊糊的听不清。
“……我想………我可能………喜欢…你。…”
你的视线变得模糊起来。
是后遗症吗?
你感觉自己的心跳的很快,却有着说不出的喜悦。
(4)
你的腹部上还绑着绷带,即便如此你还是来上班了。因为你不确定如果你不在900身边,盖文那个混蛋会不会背着你欺负你的蠢企鹅900(不)
果不其然,你看到盖文一脸得瑟的看着900端了一杯咖啡向他走来,然后下一秒那杯咖啡就尽数倒在了他的头上。
你控制不住嘴角一个抽搐,噗呲一下笑出声来。
“哈哈哈盖文你哈哈哈哈哈哈哈”
盖文黑着脸刚想骂人,但是看着900的脸莫名就虚了,声音越来越小最后走了。你走过去拍了拍900的肩膀,抖动着身体笑着说。
“哈哈哈做得好。”
“你喜欢吗?”
900看着你笑的样子,黄圈一转问出这个问题。
“我还行,不过比起你被欺负,我倒是更喜欢你欺负别人哈哈。”
900点了点头,顺手放下了已经空了的咖啡杯。
“你身体没事吗?”
你忍下了因为大笑而引起的腹部抽痛,安慰着虽然面无表情但是黄圈一闪一闪的900。你摸了摸900垂下来的发丝,柔软的触感让你有些留恋。
“我没事的,谢谢关心。”
你没有发现他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
然后第二天一大早你就发现了900坐在你家沙发上待机,他似乎还没有发现你已经醒了并且站在了他的身边。你看见900背靠在沙发上,双腿交叠,右腿翘在左腿上,手搭在大腿上整个人看起来安静又有一丝张扬。
你看见了他有些紧绷的西装裤勾勒出的简洁腿部曲线,他还完整的穿着制服,皮鞋。
你的目光从修长的腿部渐渐下移,注意到了西装裤遮盖不住的脚踝部分,900穿着黑色的棉袜子,但这不影响你清楚的看见了他脚踝的线条,黑色的皮鞋自然的翘起一个弧度。
这一切看起来因为你的心思而蒙上了一层暧昧的气息。
“请问你看够了吗?”
900冷不丁的发问出声,你被吓了一跳,向后退了几步结果不小心撞到了椅子,整个人失去了重心向后倒。
900迅速起身一把搂住了你正在下坠的身体,你下意识抱住了900高大的身躯,三分钟过去了,900还是没有放手,你有些尴尬的开口道。
“那个,能放我下来吗?”
“好。”
900动作轻柔的将你放置在地,你似乎在他的声音里听出了一丝不爽。你站稳后刚想道谢,突然腹部一阵抽痛打断了你的话语。
“谢…!唔!!”
你注意到白衬衫上的点点殷红,糟了。你想,伤口裂开了。
“我,我去包扎一下。”
“用我帮你吗?”
“不用。”
你拒绝了900的好意,有些踉跄的走进卧室,拿起床头上放着的纱布。一颗一颗解开衬衫的纽扣,腹部上刚换的绷带已经红了一小片。
你叹了口气,一圈圈拆下绷带,涂上药又一圈圈再缠上去新的。
“我想了想,觉得我应该和你住在一起好照顾你。”
“什么?!!”
你刚从卧室门里出来,就看见900一脸认真的发出了惊人的言论。你刚想拒绝,可是900接下来说出的话就堵住了你的嘴。
“我可以安装家政模组,你会照顾好自己吗?”
“我,当然可以…”
“可是你刚刚受伤了。”
你无言以对,看着900隐隐带着难过的冰蓝色眼睛,你妥协了。
“那好吧。”

评论(2)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