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六八

嗯…我是六八。严重拖稿🙃

【2018年绿谷出久总受第97天|欧出】生死相依

 5.

  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临了。

  绿谷站在自己的尸体面前,苍白的面色如同漂白过后的纸张。
  

  在绿谷在街上看到了那双金黄色的眼睛之后,相泽根据绿谷描述的线索,很快找到了一些信息。

  “出乎意料的...并没有我想像中的那么难查啊......”

  相泽消太皱起眉。指尖扣在桌子上,无规律的敲击声隐藏在焦躁与不安。

  “这不正常。”

  绿谷坐在他的面前,欧尔麦特陪在他的身边。和之前一样握住他的手。

  “可也许这是一次机会。”

  绿谷看了看蔚蓝色眼睛里面的锐利光彩,微微低下了头。

  他忽然有点害怕了,害怕看到真相。

  
  那副残破不堪的躯体拥有着被鲜血染的暗绿的发丝,在福尔马林的浸泡下柔软的漂浮着。失去了光彩的绿宝石被单独剥离,盛放在精心挑选的玻璃罐中。

  被分割成为数不清的小块状的身体,血液被抽干后储藏在冰箱之中,连带一些需要低温冷藏的躯体。冷气呼成白霜覆盖在玻璃壁上。

  绿谷忽然感觉很恶心。
  他想吐。

  “绿谷,我们必须要走了,她快回来了...!”

  欧尔麦特这样催促道,他攥紧了手中字迹被浸得有些模糊的纸条。绿谷匆匆看了一眼自己的眼球,扭过头不再向那里投注视线。

  “欧尔麦特,你拍照片了吗?”

  “拍了,所以我们快走...!”

  绿谷抿了抿唇,又看了一眼室内,率先向窗外跑去。

  “嗯,我们走...!”

  并无实体的灵魂轻而易举的穿过墙壁,欧尔麦特打开厨房的窗户,手指不小心蹭到老旧的钢丝网,少量的鲜血被蹭到玻璃的角落,就在这时,大门处传来了门锁拧动的声响。

  欧尔麦特的瞳孔猛地缩小,他来不及擦去痕迹,匆忙关上玻璃窗后向小路里跑去。
  

  “她回来了。”
  

  欧尔麦特压低了声音,空旷的小巷里只有凌乱的脚步和呼吸声音。绿谷就跟在一旁不断的穿过一个又一个障碍物。

  与此同时,房门被打开后。金发的少女看着窗户上的血迹,露出了笑容。

  “果然来了。”
  

  欧尔麦特毕竟是人类,无法像幽灵一样直接穿过,他只能绕过,或者跳过障碍物。他年纪大了,体力有点跟不上。但是他不能停。

  “目前还,还没有跑出危险范围,哈啊...我尽量,快一点。”

  欧尔麦特这样说着,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的翻过一座围栏。绿谷就站在前面一脸焦急的看着他。

  “欧尔麦特,快点过来...!!!”

  “绿谷?你为什么这种表情?”

  欧尔麦特看着绿谷的表情,忽然感觉到了一丝不安。站在对面的幽灵带着丝丝恐惧的慌张眸子似乎向他提供了某种信息。

  有些枯瘦的手扣住围栏的最上层,脚尖正点在翻越围栏的一瞬间时。
  

  “啊啦...原来你们在这里吖......”

  
  6.

  “欧尔麦特...!!”

  绿谷瞪大了眼睛,幽灵的身体冲上前去。耳边似乎还回响着子弹穿透心脏的声音,金发少女的笑容几近扭曲,混杂着愉悦和恨意的声音像是冰冷的簇。

  也穿透了绿谷的心。

  欧尔麦特的身体向后倒去,鲜血染红了地面。

  “啊啊真是美丽的颜色啊...我啊,最喜欢鲜血了......”

  少女一边笑,一边举起枪对准了自己的胸口。

  “你,就在我眼前吧...。出久前辈...~只要我按下枪,就可以看到你了...”

  少女这样说着,毫不犹豫的将子弹送进自己的胸膛。

  “为,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

  绿谷跪坐在欧尔麦特的身体前,眼泪不断的划过脸颊。他试图握住欧尔麦特的手,但是幽灵的身体是接触不到人类的躯体的。

  他伏下身,用唇吻住了欧尔麦特的脸颊。

  “你在问我...?那当然是因为......你的......”

  少女一边笑着,身体向前倒去。她紧紧盯着绿谷的眼睛。

  “我喜欢,你的眼睛......”

  
  7.

  幽灵是不会哭的,他们没有眼泪。
  然而绿谷学会了如何哭泣。
  

  “传说幽灵的眼泪,有着神奇的作用。绿谷...让我来,送你最后一程。”

  相泽消太咬破了自己的指尖,用鲜血混合了绿谷的眼泪。滴落在翠绿色的眼眸之上。
  

  等到绿谷再次睁开眼时。就已是黄昏的河边了。他有些茫然的注视着河中的倒影,眼泪再次涌出眼眶。

  “欧尔麦特...”

(完)

番外会讲述金发少女的一些设定故事,和整体世界观以及绿谷和欧尔麦特的故事的补充。
嗯,大概就是这样。

哈哈,结局看起来很草率啊。但这确实就是我所想到的结局,绿谷回到了最开始的起点,然后和欧尔麦特相遇。

就不在这里解释了,我把解释放进番外里。
再见。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