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六八

嗯…我是六八。严重拖稿🙃

【2018年绿谷出久总受第96天|欧出】生死相依

征兆

         3.

  欧尔麦特有着及其广泛的人脉网,在他们一个又一个拜访了许许多多的人物之后,绿谷出久确信了这一点。

  平常的人类看不见他,所以在欧尔麦特与他人交涉的时候,他只能一个人在旁边呆呆地注视着欧尔麦特的身影。

  其实他完全可以自己跑出去,和风与鲜花逗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选择这样做。

  也许是想要和欧尔麦特相处更久一点吧。哪怕只是看着他也好。

  “这样是不是有点奇怪...?”

  绿谷自言自语道,全然没有注意到欧尔麦特向他走来。

  “哪里奇怪?”

  直到欧尔麦特饶有兴趣的弯下腰,声音清晰的传达到了绿谷耳边,他才恍然反应过来,碧绿色的眼眸之中盛放了半池惊慌。

  “诶…?!没,没什么啦…!”

  绿谷猛地站起身向后退去,身体毫无阻塞感的穿过了墙壁,失去了重心的身体摇摇晃晃的停留在了另一个房间。

  绿谷看了看四周,因为太黑了所以只能看见有些模糊的轮廓,这里似乎出奇的冷,绿谷打了个寒颤又穿过墙壁,看到了欧尔麦特。

  “你跟那个人谈完了…?”

  他有些小心翼翼的开口道,像是怕什么人听到一样故意压低了声音。他总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这周围。然而欧尔麦特轻笑着摸了摸他的头。

  “我们都已经出来好久啦。现在是去很可能是你死掉的地方。”

  “…欸…?”

  绿谷茫然的注视着欧尔麦特溢满了笑意的眼眸。欧尔麦特一边抚摸着绿谷柔软的发丝,有些恶趣味的再次开口问道。

  “所以你刚刚说什么奇怪?”

  “真的没什么啦…!我们快走吧!总感觉这边有点不太舒服…”

  绿谷红着脸,低下头有些匆忙的想要赶快逃离这个地方,想要一直看着欧尔麦特什么的,这种话怎么可能说的出口啊。

  他有些急急忙忙的向前走着,身边穿过一个步子有些快的女孩子。

  沉浸在慌乱心跳之中的绿谷没有注意,只是觉得金黄色的发丝有些熟悉罢了。但是却有一种从后脑勺一直流遍全身的寒冷使得他停下了步子。

  回过头的一瞬间,他看到了那双金黄的眸子。

  视线直勾勾的锁定了他。不知道为什么,身体在一瞬间冷到根本动弹不得,似乎连大声呼喊的力气都没有了。

  “…啊……不……好…”

  绿谷下意识低下了头,不敢再去看那双眼睛。

  他攥紧了手,冷意蔓延到发白的指尖,而他停留在原地,身体不住的发抖。

  她看到我了?!她绝对看到我了…!

  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害怕到身体僵住了。好冷,好害怕。

  她是谁?!!

  绿谷踉跄着向后退了半步,他很确信只过去了不到半秒,但是精神却仿佛在这冰冷之中煎熬了很长很长的时间。

  欧尔麦特的声音由远至近。

  “绿谷…!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

  绿谷大喘着气,意识从虚幻一下子撤回现实,苍白的额头上不知何时已经冒出了一层冷汗。

        是欧尔麦特又一次将他从恐惧中拯救。

        欧尔麦特扶在他肩膀上的手非常温暖,让他紧绷不安定的心脏镇静了不少。他才敢抬起头,那双眼睛已经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绿谷,你刚刚看到了谁?”

  “一个女孩子。头发,是金黄的。眼睛也是...金黄色的。好可怕......”

  欧尔麦特看着绿谷一脸劫后余生的失神表情,有些担忧的正要开口,但是绿谷的声音却先一步响起。

  “我想,她应该就是杀掉我的人了......”

  绿谷的身体依然恐惧的发抖,但是嘴角却有些上扬。但是欧尔麦特看着他这副由衷的欣喜神情,不知为何说不出口了。

  如果害怕的话,不找也没关系。
  哪怕一直留在我身边也没关系。

  这种话,怎么可能说的出口啊。

  他回过头,密密麻麻的人群之中并没有金黄色的身影。

  “已经跑了吗......”
  

4.

  绿谷攥紧了自己的心脏,肺部被鼓噪的心跳挤压的喘不过来气,视线交错带来的头晕目眩让他停顿了片刻。

  他抬起手,阳光透过手背,似乎能看到生前青蓝色的血管在蜿蜒,他清楚的明白,在冰冷的表皮之下并没有涌动的鲜活生命。

  灵魂依靠什么而存活?

  当他这样询问相泽消太时,得到的回答带着些莫名的嘲弄。

  “灵魂依靠人类而活,准确的说是依靠人类身上的‘阳气’。”
  “但我更想说的是。灵魂依靠他们的意志而活。”

  意志?

  绿谷不明白。他连他是谁都记不清了,又谈何意志。

  “想想你是为了什么而继续存活在这世上的吧。”

  绿谷有些茫然的注视着自己双手,透过半透明的手掌纹理能够看到桌子上的广告纸,他的一切都是如此的清晰,连每一条指纹都清清楚楚的存在着。

  却又模糊的什么也看不清。

  我是谁?我为什么而活?

  自然而然的,欧尔麦特蔚蓝色的眼眸出现在了脑海里。自从被说出了自己名字之后,心脏的跳动仿佛重新拾起了意义一般。

  “......我想,我可能知道了...”

  绿谷抬起头,口中呼出了一口冷气,却无法在空气中凝结水雾。如果这种心跳有着某种意义的话,那就只可能是一种结果了吧?

  他伸出手,像是捉住了什么东西一样握起手,可是掌心里只有一片空无。
  

  他喜欢上了欧尔麦特。
  他为欧尔麦特而活。

  
  这样的他,还真是自以为是啊。

  绿谷笑了笑,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独自一人坐了很久很久。一直到欧尔麦特的声音传达到了他的耳边,他才注意到夜风的寒冷。

  还有已经消失大半的手臂。

  “绿谷...?!你怎么了...!!?”

  “我,我也不知道...”

  绿谷看着欧尔麦特难得显得有些慌乱的神情,似乎欧尔麦特跟他在一起的时候,经常露出慌张的神情。他有些恍惚的踮起脚尖。用消失到肘关节的手臂环住了欧尔麦特的脖颈。

  心跳自然的变得嘈杂不安。

  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催促着他做出些什么。

  “欧尔麦特...我饿了。”

  “欸...?那就吃东西...”

  没等欧尔麦特说完,绿谷张开了口。齿尖刺入柔软的皮肤,划破了血管。鲜红的温暖溢满口腔,其中蕴含的甘美让绿谷迷醉。他有些失控了,喉咙控制不住的吞咽。

  消失的胳膊复原了,可是他停不下来。指尖攥紧了欧尔麦特后背的衣服。

  “哈啊...对,对不起......”

  他试图让自己停下,却只能在短暂的片段说出无力的道歉话语。

  “这样就能让你活下来吧?那就没关系哦。”

  欧尔麦特抬起了手,放在了绿谷的背上,上下抚动的手带着安慰的意思。

  
  这样对我的话,又该怎么办呢?
  被这样温柔的对待...我会心跳快到失控的...
  

  绿谷攥紧了被盛满了情感的心脏,肺部像是有火焰在灼烧。
  

  这样卑劣的我,有资格依靠欧尔麦特吗...?
  

  其实这种结果是一开始就注定了的吧。在他们一开始遇见时就注定了的。

  所谓“天使一般的少年”什么的,其实根本就不存在啊。绿谷闭上了眼睛,冰凉的泪珠与滚烫的鲜血混在一起,分不清到底是生者的安慰还是死者的哀叹。

  “绿谷,你哭了...?”

  “嗯...欧尔麦特,我好难过。”

  那种心脏被戳刺的痛感并不是单靠言语就能形容的,他被欧尔麦特的剑穿过了胸口,却又用双手握住了刀刃不愿意让它离开。

  一直到身体变得冰冷之后,一直到这具身体的灵魂失去了内里之后才松开。转而用鲜血淋漓的手,去拥抱欧尔麦特的身躯。
  

         然而谁都知道。
         这是谁都知道的。

未完待续。

ps:结局可能会很急。真正的后续会在之后的番外里补完。相信在番外发布之后,整个故事的真相便会水落石出。
嗯,如果有人能够看完,梳理清故事线,我就放一个...|・ω・`)嗯,这篇文的前身的一些片段。

嗯...其实最开始我只是想写渴血症...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