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六八

嗯…我是六八。严重拖稿🙃

【2018年绿谷出久总受100天第84天|欧出】生死相依前传

此篇是生死相依这篇文的前传。
嗯...关于一些细节之类的,等我完结这篇文再解释吧。完结之后也会放一些番外之类的,啊,与其说是番外,倒不如说是花絮呢。

我们都还活着的时候

  ①

  冬日的清晨,薄薄的阳光笼罩着还带着未消融的
寒意的空气,从口中吐出的白雾消散在空气之中,绿谷将围巾向上拉了拉,感受到微凉的水珠沾上嘴唇。

  鼻尖有些发红,昨晚刚下过雪,地面上的积雪踩过去后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呼...好冷......”

  绿谷发出了这样的感叹,纯白的雪地反射着明亮的光芒,心中不由自主想到了那个金色的,宛如太阳般温暖的身影。

  那是隔壁班新来的英语老师,个子很高。脸上总是带着笑容,绿谷早就听说过他的大名,在许多英文杂志上都出现过相同的名字。

  绿谷对他的感觉。

  类似于憧憬吧。
  

  “妈妈妈妈,我以后也能把名字留在书里吗?!”

  稚嫩的手指指着书本上的名字,虽然一个个的字符绿谷出久还不能完全看懂,里面的内容对此时的他而言也有些太过高深了,但是这并不能阻止他看懂中间重复出现的名字。

  【Allmight】

  “当然可以啦,出久是最棒的!一定可以的!”

  碧绿色的眼眸之中溢满了兴奋喜悦,绿谷仰起脸,妈妈温柔的手掌抚摸过他的脸颊,两张相似的脸上带着同样的笑容。

  妈妈从不会说谎,所以她说会就一定会的!

  小小的心脏里,盛满了对未来的渴望和幻想。

  
  后来啊,憧憬变成了渴望。
  

  “您的孩子手部神经存在某种障碍,他以后可能无法正常握笔了...这种障碍会渐渐影响到他的大脑无法对现实事物做出正常的判断。”

  尚且年幼的脸庞失去了色彩,妈妈在一旁哭泣着几近哀求的询问医生。

  “真的没有解决办法了吗?”

  而医生沉默片刻,最终嘴里吐露出了无力的话语。
  “...很抱歉。”
  

  我以后,真的能把名字留在书本之中吗?
  

  “一定可以的!只是小小的障碍而已,出久这么优秀,绝对可以的!”

  妈妈笑着这样说,但是眼中闪烁浮动的光顺着脸颊滑落。绿谷抬起手,用指腹擦去了妈妈眼角的泪水。

  “...嗯!”

  幼小脆弱的心上细细的裂缝被妈妈的眼泪所填补。

  我一定可以的。
  他这样告诉自己,尽量不去想失败的场景。
  

  再后来,这种渴望变成了更实际的东西。
  

  “我想要赚很多很多的钱,让妈妈能过上幸福的生活!”

  绿谷知道妈妈很辛苦。

  赚钱的前提,需要高学历。
  成绩全班第二,第一是他的青梅竹马爆豪胜已,校次排名第四名。年年都能拿到奖学金,这样的他考进了市里最好的初中,免学费和任何学杂住宿费。

  绿谷很开心,能够看到妈妈脸上的笑容。

  他爱他的妈妈,他知道妈妈的辛劳。每当他看到妈妈带着一脸疲惫回到家后重新绽放的笑容时,这种愿望就愈发强烈。

  妈妈笑起来很好看,所以他一定要守护这种笑容。

  【我还要更加优秀,更加优秀才行】
  

  因为要去打些零工补贴家用,没有太多时间来娱乐的绿谷在同龄少年之中难免显得有几分格格不入。和大家不一样的,会被讨厌。

  于是就被排挤了。

  “那个怪人,平时都不怎么说话...”

  “你们看他的手,握笔姿势好奇怪...!”

  “听说他爸爸死了,没人要的孩子。”

  怎么可能不难受呢?绿谷攥紧了心口。

  “不是这样的......”

  他想要说出口,他从未如此强烈的想要表达某种想法。

  “不是...这样的......”

  各种各样包含着无知恶意的眼神像是尖针一样,扎在背上显得他的身影在混沌之中愈加渺小。

  周身的事物变得扭曲,混合的色彩让他的大脑感到了压抑,悉悉索索的窃窃私语嗡鸣着,如同坏掉的电视一般模糊。

  我...不是没人要的孩子......

  反胃,眩晕混合着噪音充斥他的大脑。

  好难受...

  “唔呕.........”

  身体无力的倒在一旁,口中不断涌出的胃液散发出的味道,绿谷分辨不清。

  “呜哇他吐了!”
  “好恶心...”
  

  意识昏昏沉沉之间,似乎能模糊的看到妈妈的眼泪。

  “...病发......影响,更大......”

  自己,让妈妈哭了...?

  “出久,抱歉...都怪我...”

  不是这样的,并不怪妈妈啊。

  绿谷想要张开口,却只有无法听清的气流穿过喉腔。

  他挣扎着,手腕被勒出深红色的痕迹,大张着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他努力睁大眼睛,眼前一片白茫茫的什么也看不清。

  “不...不是......”

  妈妈又因为自己哭了,而这次他失去了拭去她眼泪的能力。

  他好难过,真的好难过。
  而弱小的他此时什么也做不了。

  
  绿谷眨了眨眼睛,碧绿倒映着纯白。心脏的鼓动声在耳边砰砰作响。

  那种最初始的憧憬,始终没有消失。在一次又一次的无力哭泣之后变得更加凝炼。他已经不想再体会一次了,那种无力的感觉。

  他会变得更强的,强到能成为妈妈的依靠。

  他不想再这么弱小了,弱小到连妈妈的眼泪都无法拭去。他想要成为优秀的人,优秀到能和他憧憬的人并肩前行。
  

  ②

  他之前并未与欧尔麦特有过多的接触。唯一称得上交流的,大概也就是走在校园走廊里不小心碰见然后帮忙抱了几本书吧。

  在短暂的行走中,他们并没有太多的语言互动。绿谷带着好奇的眼睛时常停留在欧尔麦特的侧脸,高挺的鼻梁,抿起而微微上扬的嘴角,还有蔚蓝色的眼眸都让绿谷忍不住想要注视更久。

  他控制不住的去想,去思考。

  思考着关于自己,关于妈妈,关于过去,关于将来。

  “怎么?累了?”

  “不不不没有!一点也不累!”

  在欧尔麦特转头的一瞬间,绿谷便低下头不敢去注视欧尔麦特的眼睛,或许是因为欧尔麦特生的实在俊俏,连同为男性的绿谷也感到阳光逼人吧,他的脸上因为过于激动而染上了淡淡的红晕。

  当太阳的光晕被大海的波浪晃散,如同清晨的初日一般柔和又光芒万丈。

  
  欧尔麦特似乎是日美混血,拥有着一头灿金色的头发和蔚蓝的眼睛,与绿谷将近四十厘米的身高差,让绿谷站在他身边时总是显得极其瘦小。

  绿谷很喜欢他的眼睛,在一片层叠的蔚蓝色之中涌动着的温柔波浪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善意,让人忍不住放松下来。

  “Allmight老师......”

  绿谷默默呢喃着,口中不自觉念出了欧尔麦特的名称。

  他真的能变得这么优秀吗?他真的能站在他的身边吗?绿谷加快了脚步,脚步与欧尔麦特平行。他单手抱住了不算多的书籍,抬起手用力想要伸平手指,但是指节不正常的歪曲弧度却怎样也无法消除。

  一如他心中歪曲的伤痕,始终无法消除。
  

  “你的手,和别人很不一样呢。”

  欧尔麦特笑了笑,看着绿谷扭曲的指节,声音之中并没有包含着恶意,仿佛只是看到了一个人用特殊的方法吃法国面包而发出略带惊讶的感叹一样稀松平常。

  然而绿谷下意识想要收回手,脸上出现了莫名的窘迫和羞愧。

  “抱,抱歉,很难看吧。”

  “你不用道歉啊。这是你自己的身躯,如果连自己的身体都无法正视,你又该如何成为一个成功的人呢?”

  “但是......”

  “没有什么但是不但是的。再说了,我觉得你的手挺好看的啊。”

  欧尔麦特这样说着,牵起了绿谷的手。

  他微微俯下身,在带着像是烧伤疤痕一样的手背上落下了温柔的轻吻。眼神之中柔和的波光差点就让绿谷的心脏停跳了。

  绿谷停住呼吸,脸颊被迅速引燃。

  “欧欧欧尔麦特......!!”
  “啊啦,抱歉。你讨厌这个吗?”

  欧尔麦特直起身子,脸上露出了有几分俏皮的笑容。绯红从绿谷的脸颊一直蔓延到全身。欧尔麦特唇瓣的柔软温凉触感仿佛还停留在手背,绿谷低下头。
  

  “......我并不讨厌...”
  声音小的似乎只有他自己能听到,但转过身的欧尔麦特却勾起了嘴角。

  ③

  初中的同学们比小学好了很多,但是冷漠依然如同凝固的坚冰一般阻隔着绿谷的思想。但是至少不会有人明目张胆的向绿谷泼冷水了。

  感冒治病很花钱的。
  窃窃私语跟肉身伤害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

  来到教室后的第一节课,是英语课。

  原来的英语老师原宿因为着凉所以不得不请假,临时请了一个新的老师来代课。

  会是谁呢?

  绿谷掀开书页,心中有几分好奇。

  “你们好,我是欧尔麦特。这几天代替原宿老师来教授你们英语。”

  在听到熟悉声音的一瞬间,绿谷是惊讶的,他抬起头。熟悉的身影准时的提前两分钟走进教室,脸上依然带着明朗的笑容,颇有几分俏皮地对绿谷眨了眨眼睛。

  “欧尔麦特老师......”
  

  欧尔麦特的课讲的很好,完美的将课本上的知识融入到了看似轻松幽默的话语之中,带着笑意的身影是如此的光彩夺目,吸引着绿谷不肯移开视线。

  “那么,这节课就上到这里,我们下节课再见啦。”

  欧尔麦特笑着合上了书本,他的手很好看,修长,骨节分明。指节处还留有常年握笔留下的痕迹。

  在那么一瞬间,绿谷有些嫉妒隔壁班的同学了。

  “老师,那个...我有一点不明白...!”

  “哪里...?”

  绿谷拿起书本,小跑着赶上欧尔麦特稍微停顿了一会儿的身影。柔软的绿色发丝随着波动的气流跳跃着,书上的问题,他其实都会。

  但是心脏之中莫名的鼓动,让他控制不住想要追赶上,追赶上那道金色的身影。
 

  ④

  “欧,欧尔麦特老师,那个...”

  “怎么了?”

  绿谷捏紧了手中的书页,他有些不安的垂下眼睑,欧尔麦特的声音在他面前响起。绿谷抬起头,正巧看到了欧尔麦特专注而又带着一丝疑惑的眼眸。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美丽的眼睛呢?

  漆黑的瞳孔倒映出了绿谷微怔的神情,透彻的蓝色闪烁着光点,其中的神情不知为何让绿谷想起了妈妈墨绿色的眼睛。

  其中涌动着同样的温柔。

  不,和妈妈不太一样。

  绿谷否定了自己的想法,那种温柔不同于妈妈对自己的爱,而是另一种,可以对任何学生摆出来的温柔。

  不知为何,莫名的酸涩弥漫上了心尖。忽然就没心情问了。

  “...没什么。”

  欧尔麦特似乎看出了什么,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他转过头看向窗外。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唉?”

  绿谷有些惊讶的看向欧尔麦特,他的侧脸被垂下的刘海和阳光遮挡住,只能看见微垂的睫毛翘起一个自然的弧度。

  还未等绿谷反应过来,欧尔麦特的声音就已经响起了。

  “从前啊,有一个很弱很弱的少年。

  他什么也不会,什么也做不到。但是却有着很大很大的梦想。

  他妄图去拯救另一个少年。”

  欧尔麦特深深吸了一口气,他注视着窗外明朗的天空,声音却蒙上了一层浅淡的哀伤。

  绿谷控制不住的想要靠近他,撩起他垂落的发丝,去真切的感受到他眼底抹不去的哀伤。

  去感受心的涟漪。
  

  “那个少年有着和绿谷你一样的眼睛,同样的温柔。只是那种温柔之下还包含了太多太多其他少年不知道的负担。

  少年想要了解那种深沉的悲伤,于是他开口了。

  ‘你为何要哭泣呢?’

  那个少年伸出了手,却穿过了独自哭泣的灵魂。他才意识到。啊,原来他已经死掉了啊。”

  欧尔麦特伸出手,风穿过他的指缝间。

  “明明之前从未相见过,少年却时时刻刻想着那个在河边落泪的少年。于是他又去了,这次他成功的和幽灵说上话了。

  ‘我叫八木俊典,你呢?’

  哭泣的幽灵停止了落泪,少年看着幽灵揉了揉眼睛之后,仿佛蒙了一层水雾的绿宝石一般的眼眸之中蕴含着的欣喜和伤痛,相互矛盾的事物却齐齐绽放在幽灵如同碧绿湖水般幽深的眼眸之中。

  ‘欧尔麦特...我,我是DEKU...’

  纯粹而又复杂的情感对于当时的少年来说太过难以理解了,他一边揣测着幽灵的心思,一边任由自己和他接触。

  他有点不太明白自己的心思。

  但是这并不妨碍少年去和幽灵交流。
        他们度过了一段相当快乐的时光。

  父母和朋友都以为少年疯了,但只有少年知道。DEKU是真实存在的。

  他思考着自己的心意,在逃过了父母的监管之后,他又一次来到了河边。

  但是这次看到的幽灵,却令少年产生了恐慌。
        仅仅只是几天未见。

  幽灵开始变得透明了。”

  欧尔麦特顿了顿,像是在整理情绪一般。绿谷攥紧了指尖。

  “之后呢?”

  “之后啊。少年询问幽灵。幽灵是这样回答的。

  ‘我已经死掉了。能够再在这个世界上存活这么久已经是很幸福的事情了,特别是能遇见你。俊典。而现在,我该走了。’

  幽灵抬起手,透过半透明的身躯能够看到他身后柔软的青草。少年害怕了,这是他第一次害怕。

  ‘你能不走吗?’

  ‘很抱歉,俊典。’

  于是少年哭了,咸味的眼泪流进半张着的嘴之中,味道是苦涩的。他分明看到幽灵的眼中也涌动着温热的水雾。

  ‘俊典,把手抬起来。’

  少年抬起手,幽灵用半透明的手掌与他十指相扣。
  是温暖的。

  ‘永别了。’

  漫天的光点飘散在空气之中,少年看到了破碎的灵魂哭泣着,露出了灿烂的笑容。那是幸福,惋惜,痛苦和释怀所混合在一起所凝成的话语。

  少年没有听清他说了什么,却有一种莫名的直觉。
  

  他在呼唤自己的名字。
  

  光的碎片一点一点消失在空气中,少年跪在地上,他哭的很伤心,就像是他刚开始遇见的幽灵。他终于知道了自己的心思,而他却连一句‘我喜欢你。’都没来得及说出口。”

  欧尔麦特转过头,看向还在怔愣着的绿谷。

  
  “而那个少年就是我。”

  
  ⑤

  “欧尔麦特老师...”

  绿谷睁大了眼睛,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所以我希望,如果你有什么想说的,一定要毫不犹豫的说出口,因为一旦错过了,就再也没有后悔的机会了。”

  欧尔麦特笑了笑,像是放下了什么东西一样松了口气。他站起身,拍了拍绿谷的肩,走出了房门。

  “谢谢你听我讲完这个故事,再见。祝你好运。”
  


  但是有些事情啊,并不是简简单单就能凭一腔热血去说出口的。
         绿谷犹豫着,几年的时间很快,他的性格和经历,让他总是被一些现实生活中的困难所阻挡。

  他考上了最好的高中,交到了新的朋友。他的性格变得开朗了不少,但是他却没有再和欧尔麦特联络过。
  

  只可惜,绿谷出久忙忙碌碌半生。却未能寻得一人为他驻足。
  他在寻找光明的道路上匍匐着,身躯遍体鳞伤,却在与光明一线相隔之处坠入深渊。
  

  是他过分的温柔,造就了这永远的痛。
  

  “欧尔麦特老师...我没有说出口的话,是否您还愿意听呢...?”

  他眼中最后的温柔光芒,在温热的血液之中逐渐冰凉。

  妈妈,对不起。
  我要走了。
  

  紧攥的扭曲的手沾染上斑斑血迹,与之倾心之人相隔了一段岁月的人生,在寒冷的冬日落下帷幕。

  而崭新的旅程,却即将开始。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