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六八

嗯…我是六八。严重拖稿🙃

【2018年绿谷出久总受第62天|欧出】生死相依

  2.心愿

 

  “所以,你想找到杀掉自己的那个人...?”

  面前的男人披散着有些打卷的长发,眼底还带着十分显眼的黑眼圈,绿谷有些忐忑不安的抬起头看了一眼他的脸,又迅速低下头。

  “是...!”

  啊啊这个人看起来好凶的样子。

  绿谷这样想着,把头埋的更低了。

  “啧...你还能想起什么?”

  相泽消太啧了一声,他看向已经许久没有见面的欧尔麦特,自从之前他辞去了老师的工作后,他们之间的联系就越来越少。久违未见的欧尔麦特模样变化之大让他都感到了几分心悸。

  他没有想到那件事对欧尔麦特影响这么大。

  “咳咳这个我来说吧。”

  欧尔麦特故意咳嗽了几声,他不着痕迹的看了看绿谷有些发白的指尖。眼神重新回到相泽身上之时已经恢复了正常。

  

  一番解释过后,相泽放下了手中的咖啡,马克杯与玻璃桌相撞发出清脆的声音。他抬起头注视着绿谷有些犹疑的眼睛,还带着几分沙哑的嗓音提出了疑问。

  “除了你,她还想杀掉其他人...是吗?”

  “...嗯。”

  绿谷低声应答到,他的脑内不禁想起那个女声。

  “绿谷前辈的眼睛,真美啊...我还想要更多更多这样的眼睛...!”

  地上散落着好几张照片,绿谷在意识模糊之中并没有注意到太多,只是恍恍惚惚的觉得,似乎那些人的眼睛里都蕴藏着某种极其相似的情感。

  但那是什么呢?绿谷不清楚。

  

  相泽消太皱起了眉头,神情变得凝重起来。

  “听你的描述,杀害你的凶手为女性,较为年轻。而且很可能是连环杀人案件。”

  任何事情一和死人扯上关系,瞬间都会变得棘手起来。哪怕相泽消太已经和死人打过无数次交易了,但是牵扯到连环杀人案件的鬼魂也是少之又少。

  “……是的。但是我也记不太清了……”

  “那就暂时先这样假设。”

  在相泽几十年的从业生涯之中,也就遇到过那么一两次恶劣事件,其中一次在他的身上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痕迹。现代社会的医疗条件固然不错,但面对过于严重的伤势还是免不了有些束手无策。他脸上的疤痕和身体上纵横交错的伤痕就是最好的证据。

  想要完成绿谷的心愿,就必须延长绿谷在人界的存活时间,伴随着在人界停留时间越久,绿谷就会受到越来越多的影响,他会不自觉吸收停留在空气之中的人的活力,记忆会因为灵魂越来越靠近人而逐渐恢复,这样就能找到更多线索。

  但是与此同时,绿谷鬼魂的本质依旧没有改变。吸收过多的人类的气息会对他的灵魂造成不断的磨损,初期还不显,但是一旦到达那个临界点。那么绿谷就只有一个结局。

  灵魂消逝。

  “…你真的愿意这么做吗?”

  相泽盯着绿谷有些怯懦的神情,他的判断将取决于绿谷的话语。欧尔麦特抬起手,脸上带着有点尴尬的笑容轻声开口,想要说点什么。

  “那个…”

  “你闭嘴。”

  然而相泽毫不犹豫的打断了他,自始至终他的眼睛都没有离开绿谷的眼睛一步。

  “我在问绿谷,你别插嘴。”

  绿谷攥紧了手指。最终抬起了头。

  “…是的,我愿意。”

  少年还略显稚嫩的嗓音伴随着眼中柔和而坚定的光,一直传到了相泽消太的心脏。

  那么,究竟要不要接下这笔交易呢?

  

  答案不是必然的吗?

  “这单活,我接下了。”

  

  欧尔麦特松了一口气,自从见到相泽开始就一直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下来。

  “那就先谢谢你了。”

  

  “不用。这是除灵师的责任,哪怕没有你,我也会完成绿谷的心愿让他消逝的。”

  

  相泽消太抿了抿唇,站起身。因长时间未打理而有些卷曲的长发垂落在肩上,黑色的眼睛像是审视一般看着绿谷和欧尔麦特两人。

  他清楚的知道这一切会带来什么后果。

  为了已死之人强行干涉人界应有的轮回法则,阴间之主不会原谅他,也不会原谅绿谷。

  

  “你们,要小心。”

  

  

  绿谷低垂着头,看着地面上有些碎裂的瓷砖,青苔覆盖其上,他回想着刚刚相泽的话语,仿佛能够透过厚重的白纱看到往生的一缕记忆。

  雨水的气息最先传达到鼻间,随后而来的才是匆匆忙忙的回忆。

  那是一个下雨的黄昏。

  他站在屋檐下,身旁是一片废墟。雨水浸透了他的躯体,带来的只有无尽的冰冷。他抬起头,看到了那个人。

  “出久。”

  低沉的嗓音混合在一起分不清楚。唯一能记得清楚的,就是弥漫在口腔中的铁锈气息。

  “出久?”

  “……啊,欧尔麦特先生…!抱歉我又发呆了!”

  绿谷有些慌张的收回思绪,他抬起头,露出了有些紧张的笑容。欧尔麦特抬起手,什么也没有说。宽大的手掌覆盖在头顶很温暖。

  就像秋日的阳光,温柔的暖意触及全身。

  “…你的心愿会实现的。”

  欧尔麦特摸了摸绿谷的头,虽然音调很低,但是却能感受到一种柔和的暖意。他主动迈起步子向前走去。

  “所以,有什么想法一定要和我说哦。”

  他转过身,对绿谷伸出了手。

  两只手相交,仿佛真的触碰到了那片温柔。

  蔚蓝色的眼眸之中绽放出了崭新的光彩。明明只是清浅的笑意,却是如此的,让人心动。

  “…嗯。”

  绿谷笑着点了点头,追上了欧尔麦特的脚步。他们并排走在街道上。

  阳光穿过他半透明的身躯,春日的下午被染上层层叠叠的暖意,逐渐覆盖了冬日的冰冷,只留下点点红泪溅上墙头,融化在深藏的残雪之中。

  他真正的心愿是什么呢?是找到那个杀人凶手,阻止她继续犯案?还是能够放下往事前往轮回?绿谷只知道这不是他真正想要的。

  那么他想要什么呢?

  

  绿谷不知道。

  

  他不着痕迹的抓得更紧了些。

  他不想放手。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