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六八

嗯…我是六八。严重拖稿🙃

【2018年绿谷出久总受第37天|欧出】生死相依

  是新的短篇,大概会分为好几章来讲。
  我的文终于有正式名字,而不是代号了!
  嘿,起名字花了我不少功夫。
  ✺◟(∗❛ัᴗ❛ั∗)◞✺
  

  1.似如初识

  ①

  第一次见到那孩子时,欧尔麦特刚刚做完手术,穿着白大褂的塚内医生一板一眼的诉说着他的身体状况,手中厚厚的病历表上布满了笔迹,布制的窗帘轻盈的飘飞起来,碎花絮尾在空中划过了一个圆润流畅的弧度。

  柔软的风裹着浅粉色的花瓣,带来了淡淡的香气,覆盖住了一些笔迹,同时也沾染了还未干的油墨的颜色。

  欧尔麦特嗅了嗅,是很普通的那种墨水,然而此时混合了春天的气息,显得鲜活了少许的墨水味让他眨了眨眼睛,蔚蓝色的湖水荡漾出微波,一如他波澜甚微的内心。

  “...呼...”

  气流穿过嘴唇发出的呼气声,被风声和着压抑的极低,尾音却乘着飞翔展翅的羽翼轻飘飘的。四月早天的花瓣裹着清风,温凉细腻的触感抚上他的指尖。

  金黄的发丝有些干枯,却依然耀眼。垂落在两颊旁蹭擦着他的皮肤,傍晚的阳光不算刺目,穿过微凉的风带来了几缕绸缎般的温暖,欧尔麦特似有所感的看向了窗外。

  
  “...你能...看见我...?”

  少年的面庞带着一种混杂了欣喜的悲伤,又是那种奇异上扬的语调,模糊听不真切。柔软而卷曲的绿色发丝被光芒所照耀,如此柔和的暖色却依然遮掩不住他肤色的苍白,仿佛深夜绽放的花朵一般洁白,周身笼罩着一层浅淡的朦胧光晕。

  仔细看来,似乎还能发现皮肤下隐藏的青蓝色血管,一身白衣在风中显得有几分飘忽不定。

  奇怪了,似乎是在欧尔麦特注意到花瓣的时候,少年就出现在那里了。好像他一直都在,只是欧尔麦特未曾发现而已。

  欧尔麦特睁大了眼睛,蔚蓝色的湖水被花瓣覆盖,荡起一片柔和的涟漪。

  “...嗯...”

  我能看见你。

  翻飞的淡粉色花瓣在空中一瞬间静止,只是短短的一眼,却仿佛度过了数年光阴岁月,有什么柔软的东西在鼓动。

  欧尔麦特怔愣的看着坐在窗边的少年,时间的逝去在光芒面前变得不值一提。
  

  “八木...?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恍惚的梦境被现实所击破,欧尔麦特下意识转过头看向站在他面前的塚内。皮鞋敲击着地板的咔哒脆响将他拉进了现实。

  “...我有在听哦。”

  虽然并没有注意塚内具体说了些什么,但是想来应该又是那些“要注意身体,不能...”之类的吧,欧尔麦特这样想着。塚内皱起了眉头,语气带上了几分无奈。

  “你果然没有听吧。”

  啊,被发现了。

  “我知道你最近很忙,但是还是要注意身体啊...自从三年前你的身体就已经撑不住这样高强度的工作了,你早就不年轻了。”

  塚内放缓了语气,用稍稍加重的语调陈述出了欧尔麦特已经大不如从前的事实。欧尔麦特挠了挠头发,微微侧过头有些不敢去看塚内带着担忧的眼睛,想用笑声糊弄过去,但是嘴角勾起到一半又塌了下去。

  “哈哈...这种事情,我当然知道了...。”

  最终停留在脸上的只剩下苦涩的笑容。

  从高中就和欧尔麦特相识,一直到大学,硕士,博士,虽然专业不同,但价值观相同的两人一直关系甚好。虽然塚内心中理解欧尔麦特的想法,但是这不代表他能接受。

  身为医生的天职与私心所矛盾,他只能轻叹一口气。

  “下次要好好注意啊,一周之后过来再复查一边,防止又出现感染。”

  “嗯,我会来的。”

  欧尔麦特抬起自己枯瘦的手掌,皮肉紧贴着骨骼,手腕处明晃晃的青色血管让他垂下了眼睑。指尖触碰到柔软的花瓣,脑海之中莫名浮现出了刚刚那个少年苍白的肤色。

  是生病了吗?
  

  “所以你刚刚在看什么...?”

  “啊,那个啊。”

  欧尔麦特不经意间向窗边一瞥,少年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仿佛刚刚短暂的交流只是他意识恍惚间的虚幻梦境罢了。

  似曾相识的熟悉感,又是那么的陌生。

  “好像是之前认识的人...。”

  萦绕于翻飞布絮之间的香气提醒着他刚刚的一切。
  
  塚内走后,空荡的病房只剩欧尔麦特一个人。四周沉寂的似乎连风也放缓了速度,潜藏在四周的角落一瞬而过。他注视着自己枯瘦的手掌,伸平手指。右手上的伤疤看起来略微有些狰狞。

  欧尔麦特还能想起三年之前的那个下午,记忆是如此的清晰,以至于他仿佛还能闻到有一些血腥和灰尘的气息。欧尔麦特深陷于那段让他感到了痛苦的回忆,愧疚感让他心如刀绞。

  “如果,我再努力点就好了......”

  他思考自己的过错,这种思考在那件事之后就经常不受控制的出现,伴随着那些孩子们的哭泣和鲜血。每次都能让他后背出一层冷汗。

  “你,怎么了...?”

  分针嘀嗒嘀嗒转过二十四个空格,欧尔麦特恍然回神才发现自己已经盯着自己的手看半天了。似乎有什么人在他耳边说话,欧尔麦特转过头,面前突然出现的翠绿色眼眸吓了他一跳。

  “啊...!”

  之前看见的少年活生生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又是毫无一丝征兆,欧尔麦特摸了摸自己因惊吓而扑通扑通跳的飞快的心脏,有些不敢置信的看向面前的少年。

  “你,你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你能看见我啊。”

  少年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自言自语道,脸上原本带着丝丝悲伤的平静茫然被喜悦替代。

  嘴角勾起的一瞬间,仿佛连脸颊上毫不出奇的雀斑似乎也因为这笑容而跃动不已。翠绿色的眼睛里倒映着光芒,闪烁着让欧尔麦特愣在原地。

  “...啊......”

  他是,要死了吗...?

  欧尔麦特脑海中浮现出了这样的想法。只要快要死的人才能看见天使吧。少年带着轻柔的光闯进了他黑暗痛苦的回忆之中,将他拉出了那片充斥着鲜血的深谙地狱。

  看着少年还带着青涩的面庞,欧尔麦特不知为何又感到了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我们是不是曾经在哪里见过...?”

  一如古董恋爱剧里的老套台词,欧尔麦特在说出口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话是多么的不正经。还好少年一脸懵懂的表情,似乎并没有理解欧尔麦特的意思。

  “.....?抱歉,我似乎,想不起来了。”

  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忍不住产生了一丝好奇,欧尔麦特注视着少年微微鼓起的脸颊,忍住了想要戳上去的欲望。

  “你还能记得自己的名字吗?”

  少年眨了眨眼睛,他低下头,稍稍有些厚重的刘海挡住了大半脸颊,从缝隙中可以看见微微有些卷曲的睫毛颤动着。长时间的沉默让欧尔麦特以为他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

  直到许久之后他才再次张开嘴,片刻之后发出了带着轻颤的声音。
  

  “出久。绿谷出久。”
  

  ②

  “绿谷出久...是吗?”
  

  少年聆听着欧尔麦特缓缓的念出他的名字,每一个音节清晰可闻,眼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被触动了一般。怔愣之中,苦涩的喜悦弥漫开来。

  欧尔麦特不知所措的看着绿谷眼中的痛苦与朦胧,一下子慌了神。

  “唉唉唉?!怎,怎么了?我哪里做错了?”

  绿谷缓缓伸出手,攥住了欧尔麦特的衣袖,另一只手抓紧了胸口的白衣,用力大到指尖泛白,仿佛抓住了自己唯一的救赎。

  脸上的神情似是喜悦,但是微皱的眉头却饱含着挣扎,被水浸泡的珍稀宝石闪耀着奇异的光。

  “不,不是的。您没有做错什么...”

  他咧开嘴角,晶莹的泪珠不断滚落。

  “我只是...好高兴......”

  喜悦的笑容颤抖混合着难以抑制的心痛,表情近似于温柔的折磨。绿谷直直的注视着欧尔麦特蔚蓝色的双眼,慌张之下潜藏的温柔是如此的熟悉。熟悉到令人心痛。

  欧尔麦特被他的表情吓到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同时愈发明显的熟悉感让他有些不知所措,只能迟疑着抬起了手,摸了摸绿谷柔软的发丝,苍翠的颜色鲜活却不带一点温度。

  “...没事了,没事了。”

  下意识脱口而出的话语,却加速了绿谷眼泪流出的速度。

  “我在这。”

  
  为什么呢?明明只见过一面,却似乎早已相处过千年时光。这种铭刻于灵魂的温柔触动,让漂泊不定的不安灵魂感到了温暖。

  欧尔麦特像是安慰迷路的哭泣小孩子一样,大大的手掌覆盖在柔软的发顶,哪怕绿谷并无体温的躯体让他感觉不到温暖,甚至冷的让他有些忍不住指尖发颤。但是心脏却又是如此的柔软。

  这是,什么感觉...?
  

  绿谷颤抖着发出呜咽,眼睛却干涩的异常,欧尔麦特摩挲着绿谷的发丝,张开口。

  “好了吗...?”

  “嗯...抱歉......刚见面就这样,给您添了麻烦,真的很抱歉...”

  他吸了吸鼻子,眼角有些发红。但是没有眼泪,苍白的肤色反而红润了不少,他断断续续的道着歉,声音微微有些沙哑。

  欧尔麦特有些无奈的笑了笑,他点了点绿谷的脑袋,语气是出乎意料的柔和。

  “不是麻烦。这样,我不讨厌哦。”

  陌不相识的两人在一场短短的情绪发泄之后迅速拉近了距离。绿谷看着欧尔麦特深陷的眼窝,心头一酸,莫名的愧疚和疼痛像是一把生锈了的小刀,从心脏上用力划过留下了斑斑锈迹。

  “............”

  他张开了口,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复杂的思绪搅成一团,仿佛纠缠在一起的毛线球找不到最初的那根线。

  手指试探性的触碰着欧尔麦特的脸颊,属于鲜活生命的温暖并没有感染他的体温,就像坚硬的寒冰从来未曾融化,露出它内心的柔软。

  “那您呢。您的名字...?”

  有些模糊不清的语句飘进欧尔麦特的耳中,少年的动作小心翼翼,仿佛在对待什么稀世珍宝一般,动作轻柔到他几乎没有感觉到自己有接触到少年的指尖,似乎生怕一个用力就将这份宝物摔落个粉碎。
  

  “八木俊典。你也可以叫我欧尔麦特啦。”

  欧尔麦特扬起嘴角,这是他一贯的习惯。
  

  残存于世的冰凉与温暖彼此相拥。
  他们在这里交换了姓名,建立起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缘。

  由姓名和破碎记忆牵起的缘究竟能够延续多久,此时谁也不知道。
  

  ③

  “说起来,你是鬼吧?”

  欧尔麦特这样问道,他看向正坐在药品架上晃动着小腿的少年,少年面容苍白精致不似真人,皮肤没有血色的苍白,让他看起来像是一张白纸,纯洁轻盈又是那么的脆弱。但是微启的嘴唇却又点染上了瑰丽的色泽。

  连脸上的雀斑都仿佛上神明大人故意而为之的墨点,配着那双又圆又大的碧绿色眼眸,是令人忍不住脱口而出称赞的纯真。

  青蓝色血管向下延伸,少年有些发愣的抬起头,似乎在一瞬间,欧尔麦特看到了光穿过他的身躯,留下了柔和的痕迹又消失不见。

  “好像是这样的...?我睁开眼的时候自己似乎就已经在这附近了。”

  “你之前没有和别人说过话吗?”

  “也有试过,但是他们好像都看不见我的样子...欧尔麦特你是第一个看见我的人,而且还能和我说话。”

  绿谷勾起唇角,为他们之间独特的关系而感到欣喜。第一,永远都是特别的。

  “还有别的吗?”

  他抬起手,半透明的指尖穿过了窗帘,随着欧尔麦特的话语回想着自己的记忆。平静的神情染上了几分忧虑。

  “我能记得的,就是自己叫绿谷出久,死的时候很痛。其他的,似乎记不太清了...”

  “...你还能想起自己死亡的时候的事情吗?”

  欧尔麦特有些迟疑,但还是开口问道。他掏出手机,最近几天附近并没有爆出什么少年死亡的新闻。但他还是不放心,于是一点一点翻着记录。

  总不能不管他吧。

  
  绿谷皱起眉,一点一点回想着模糊不清的记忆。暗沉的色彩交织着鲜红与浅金,似乎有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带着诡异的笑意一遍遍呼唤着自己的名字。

  “绿谷,绿谷出久,出久...前辈...~”

  于此同时腹部,手腕,脖颈,胸口处传来了撕裂般的疼痛,火辣辣的刀尖灼烧着他的神经,绿谷的脸色霎时间变得苍白异常,额头冒出一层细细的冷汗,他的嘴唇轻颤。

  “...好,好痛...好痛...”

  欧尔麦特注意到了绿谷不对劲的状态,他皱起眉头,不敢贸然触碰现在的绿谷,害怕引起什么不好的事情。

  “绿谷...?!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翠绿色眼眸中的亮光被抹去,失神的注视着地面上不知哪一片惨白的瓷砖。

  阴冷的吐息吹拂过他的脖颈,绿谷的瞳孔猛地缩小,颤抖着身躯向后看去,那是一双金色的眸子,如同吐着信子的蛇找到了目标。

  深沉的暗欲和疯狂让他浑身一阵战栗,绿谷动作僵硬的将手抬起来,胳膊穿过了药品架上的瓶瓶罐罐,按上腹部,不知何时出现的巨大创口和不断涌出的鲜血浸红了他的双手。

  “好痛啊...”

  “绿谷...!快醒醒,别再想了!!”

  鲜血顺着白衣滴落在地板上,越来越多,越来越多。鲜红淹没了他的眼睛。

  “不要,不...好可怕。”

  身体被浸泡在鲜血之中,窒息带来的晕眩和难以抑制的呕吐感一股脑冲上神经,喉咙像是被什么掐住了一样,火辣辣的。

  “不要...好痛...!!”

  肋骨被砸断,小臂呈现出扭曲的弧度,森森白骨穿透了皮肉,到处都是鲜血和疼痛。

  “绿谷...!”

  鲜红顺着脸颊滑落,因恐惧而颤抖的身躯不受控制的抽搐,紧紧皱起的眉头混合着眼中混沌的战栗,精神摇摇欲坠处在崩溃的边缘。

  动不了,动不了,想逃,想逃。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动不了动不了动不了动不了逃不掉逃不掉逃不掉逃不掉
  有谁能来,救救我...?

  “救救我......”
  

  “别想了!!!”
  
  手腕被猛地抓住,令人窒息的沉重一瞬间褪去,绿谷恍然从黑暗中挣脱出来,仿佛有光芒刺破了漆黑。

  他抬起头,看到欧尔麦特因担忧慌张紧皱的眉头,蔚蓝色的大海翻涌着波浪。残留的恐惧让他说不出话,只能从喉咙之中挤压出极低的泣音。

  “好,好可怕...呜......”

  绿谷混杂了恐惧和劫后余生的表情让欧尔麦特心脏轻颤,丝丝疼痛让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抱歉,抱歉我没有想到你会变成这样。我很抱歉...”

  他还是个少年,而自己刚刚竟然在让他回想自己死亡的场景。一定很恐惧,很痛苦吧。

  愧疚感让欧尔麦特不断在心中唾弃着自己,他抚摸着绿谷的脸颊,用有些粗糙的指尖摩挲着少年的眉眼。欧尔麦特抱住了少年还在颤抖的身躯,把他的头埋进自己的胸膛。

  感受到自己的衣服被抓住,欧尔麦特温柔的抚摸着绿谷的脊背,少年轻颤的身躯冰凉的异常。

  “...呜......”
  “抱歉,抱歉...没事了......”

  绿谷发着颤,他想要哭泣,却流不出眼泪。

  他只能抱紧欧尔麦特消瘦的身躯,死死抓住单薄的病服,聆听着沉稳的心跳声。

  扑通扑通显得格外温暖有力。
  

(其实我一开始并不是这个时间发的,但是要补第37天的文。所以提前发上来了。另外悄悄问一下,你们想看出久中学时和欧尔麦特的相处番外吗?
那篇番外是有名字的,叫“我们都还活着的时候”。我写了一点,但是中间有点跑题,想写的东西太多。你们想看我努力把它写完。

欧出十题目前算是完了,还有一篇番外。
结尾你们想吃刀吗?那篇番外的名字叫“我们的结局”。
大概就是这样。

评论(5)

热度(36)